• 2011-08-02

    拔拔草及乌鸦的故事 - [Flowers in the Mirror]

    前两天去看道明叔和何冰叔演的话剧喜剧的忧伤,原本是三谷幸喜的笑之大学,电影版是役所广司大叔和56桑演的。明叔的话剧做了中国式改造,背景也换成了抗战,不过这样一来,原本很适合霓虹人民的反战主题就显得多少有点三观不正……但是如果用在其他内战时间呢,主角的上战场又脱不了人民对立面的嫌疑。其实“虽然现在笑不出来不过大家能尽情欢笑的时代总能来临”的主题本土化,很适合那个Who-Must-Not-Be-Named的啥时代啦……不过那样就不可能演了==++

    本子基本和三谷桑的一致,就是日版充满了霓虹式冷笑话,开头估计外国人民看了会闷……明叔版就加了很多笑料比如审查官先生养了一只乌鸦的段子,还是很可爱的~~不过结尾的话,日版要比喜剧的忧伤虐得多。大概是因为日版主角比较多点一根筋的天真气,本土这版就充满了生活的智慧的缘故……比如最后剧作家赴战场,56那个看起来就是会CJ地战死,何冰叔看起来就会坚强活泼地活下来的……

    不过角色原型就是战死了所以三谷才忧伤地写了这个剧本……顺便百度到的一段:“引起争议的是维持原创结尾的一幕,对此导演星护想遵循民众的心愿,让椿一活著回来。不过三谷幸喜却持截然不同的观点,他认为椿一是菊谷栄的化身,对自己来说已经成为神的人,是不能再活著的。这很重要,这才有了现在悲伤结局。” (嗯三谷老师你真丧……)

    还有不知道为何我觉得明叔比较适合卖萌搞笑深沉优雅,但不适合演太虐太悲情的角色……大概还是有点儿高岭之花架势的缘故?

    下面放个乌鸦那个梗的5124改造版拔拔草=V=结构照原本略有发挥……某君看过的评价是,这个审查官先生也太可怜了吧= =

    ————

    (24的剧本送审的第X天)

    24:(抱着一个大筐筐上来)审查官先生我又来啦。在你同意我的剧本上演之前我是不会放弃的!

    51:(沮丧地)不要想着贿赂我。

    24:(把筐放到一边)诶?我还什么都没说……昨天我做的那个狗窝潘酱喜欢吗。

    51:(怒)你还说!它脑袋太大,进去了根本就出不来!我不得不拆开狗窝!然后它一出来就跑掉了,哪儿都找不到……现在我的妈妈很伤心。她觉得被潘酱背叛了。

    24:哎呀哎呀。我倒觉得是因为审查官先生的错呢。

    51:(青筋)你的剧本还想通过吗!

    24:好了好了我道歉。(啪啦啪啦跑去把筐抱过来)你看你看。很可爱吧!

    (筐里此起彼伏地:汪汪汪汪……)

    51:这是什么?

    24:其实是我家小健昨天恰好下了一窝小狗……我想审查官先生……哦,审查官先生的妈妈一定会喜欢的!所以就带来了。

    51:骗人!你们家小健不是一只公狗吗!

    24:审查官先生你果真完全没有幽默感呢。好吧。是它昨天出去散步的时候在路上捡了一窝小狗回来。

    51:(怀疑的表情)你们家的狗去捡了一窝小狗回来?

    24:当然啦我也在一起……稍微帮了一点点忙。

    51:……勉强接受这个解释了。

    24:可是哦……审查官先生既不认识我也不住在我家附近,为什么会知道我们家小健是只公狗呢。(脸色一变)莫非审查官先生昨天派人盯我的梢了吗?(灰暗)这个国家真是没有办法生活下去了呢……

    51:这……我只是偶然散步经过那里而已。

    24:那就是确实盯梢了!

    51:只是我个人的行为!跟当局没有关系!

    24:突然觉得审查官先生好像变成了奇怪的大叔一样的存在……

    51:跟你说了我只是随便走走!

    24:啊哈哈我知道了。因为潘酱跑掉了……审查官先生很寂寞吧。

    51:胡说八道!我只不过是想了解一下你那个剧团的情况。所以我昨晚去了你们剧团看了场戏……其实还蛮烂的不是吗?我完全没有笑出来。

    24:说得对!其实我也这么想……哦不是的。

    51:(突然若有深意地)看完戏出来我还跟看门的老爷爷聊了天。

    24:聊什么?

    51:聊你。我还问了后台扫地的小弟,售票的大叔……还有剧团里的人什么的。

    24:哦。你知道了什么?

    51:知道你被当成个怪人。穿的衣服也很怪。还老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和大家意见也经常不一致。我说你啊……就算我通过你的剧本,真的能照样上演吗。

    24:(有点受到打击的表情)能不能呢……(沉默下去)

    51:(有点紧张)喂,你……

    24:(突然又高兴起来)没关系。很多人也这么问过我。我把剧本拿给别人看,喜欢它的人也有,不喜欢它的人也有。连看也不看就丢掉的人也有。说这种事不做也没关系的人也有。虽然感兴趣但是希望我照他们的意见改成这样那样的人也有。我也有如果失败就永远放弃它的觉悟。不过到底行不行呢,不试一试就永远不可能知道的。审查官先生你说是吗?

    ——————

    (下一天)

    24:审查官先生……看起来您好像很累啊。

    51:都是因为你!

    24:咦?怎么说?

    51:潘酱回来了!还带了一个小野狗回来!它们和你的小狗们全都在屋子里追来追去!现在我们家整个都成了狗窝!吵得我一晚上睡不着,连你昨天改的剧本都没看完!我这会儿全身还沾着狗毛呢。还有你的剧本……

    24:(拿起来闻闻)哦。潘酱在上面撒了一泡尿?

    51:(跳起来)我们潘酱才不会到处乱撒尿!是它带回来那个小野狗撒的!

    24:唔……如果扣酱不喜欢的话我把它们带回去也是可以的……

    51:我也不是说要你把它们带回去……等一下!为什么叫我扣酱!还有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名字的!

    24:啊……那个么。其实是早上到这儿来之前我顺道去扣酱家那边散了个步。

    51:哪里顺道?

    24:是散——步嘛。随·便·走·走。啊,顺便说,我不像某些人有那种跟踪尾行之类的差劲习惯哦。扣酱那个大房子很显眼,大概问了问就看见了。走到院子门口的时候,小狗们看到我就很开心地跑出来……潘酱也很开心地跑出来……然后扣酱的妈妈也跑出来了。我还和扣酱的妈妈聊了天。

    51:聊了什么?

    24:秘·密(心)。

    51:哼。

    24:扣酱你干嘛那个怀疑的表情哦。对一个人感兴趣的话就会想知道关于他更多的事情不是吗?

    51:我才没有对你感兴趣。

    24:我刚才也没说你啊。

    51:(站起来踱了两圈又坐下)现在我们继续来谈你的剧本……

    24:(不在状况地继续自说自话)虽然说着吵死了吵死了,其实扣酱很开心吧。嗯嗯就像扣酱的妈妈说的一样从小就别扭得要死呢。

    51:哈?你说什么啊。

    24:那样我就对小狗们放心了(笑)。不过真想不到扣酱是这种人啊……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我还觉得是那种所谓“鬼畜”之类的变态狂呢。

    51:……变态狂?!

    24:说了是第一印象……这两天稍微有点改变了呢。说起来在后排座位席拼命拍手的样子意外的还挺可爱的嘛。

    51:你、你看见了?(突然局促起来)

    24:昨天晚上那个戏的剧本我有参加哟。是不是比前一天的有趣多了?

    51:……我们要谈的是你现在的剧本!要通过的话还要修改很多地方呢。你不是说日程很紧吗?

    24:(似乎有点出神地盯着他)哦。

    51:怎么?

    24:(回过神来的表情)嗯……刚才突然有一瞬间,觉得剧本好像也没有那么重要的样子。话说回来扣酱你脸一下子红起来的样子真可爱……好啦好啦我什么都没说!现在让我们开始吧。

    分享到:

    评论

  • 插毛毛,明明都是在跟你讲话吧= =

    但话说你这里怎么连个鹿人都没了……
  • 插毛毛,明明都是在跟你讲话吧= =

    但话说你这里怎么连个鹿人都没了……
  • 我们太太可是千年的大根赛人参,吃了大补!没看老爷都补得肾火上头了嘛= =
    回复呸呸说:
    好难插话orz这种时候就想上沧海老师的“你们二位干脆去交往吧”的图……= =
    2011-08-25 01:16:41
  • 被吃一次长半斤完全黑的是秃子的那啥……好吗。。。所谓腿毛丛里春宵醉,为伊消得人憔悴- -
  • 人家昨天讲小地鼠的故事的时候你干啥不表扬一下人家,哼。

    阿凡提的锅是说第一次出走能抱回个三角儿子,下次走就不回来了么……真是忧伤的故事= =
  • 从功能性上来讲……可怜的狗狗们是阿凡提的锅吗!
    回复小地鼠说:
    捶!这个新名号赞!(被)吃一次就长半斤的24才是阿凡提的锅= =以及我正想表示你的博客荒了好久哟过去一看拔草了……
    2011-08-18 00:12:49
  • 他可怜什么吱优都说他可爱了还比艺术都重要了,可怜的是肿眼睛的我哼哼哼。
    回复哼哼说:
    他比艺术重要和你的肿眼睛一样,很快都会过去的……= =
    2011-08-08 11:45: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