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29

    叛逆的鲁鲁修·大结局 - [Love on the Sand]

    实话说……这个结局是神片,就像圣传的结局TB的结局以及啥啥的结局一样,虽然逆转得十分不着调,但不管怎么说总是震撼人心——从这意义而言这结局非常的有力。而且这个结局完全属于lulu和朱雀,再没有第三者的介入,NNL卡莲甚至CC都是炮灰——虽然代价是“这是我对你的惩罚”。
    嘛,还是非常CLAMP……不准和我说这是少年漫画风。

    小C同学说“一部神作的结局总要走到天煞孤星洗白的这一步”,我回答说“不,是走到天煞孤星圣母的这一步”……话说lulu第一季的时候搞得夜神月似的,但自从gease失控杀了尤菲,他就再也没能黑化到底,一路朝圣母救世的方向飙……或许,是因为从那时起,开始被朱雀所怨恨,于是内心的天平失衡,小心灵纠结来纠结去的缘故?

    总之第一季开始的时候lulu同学的世界观分明是“只要NNL幸福其他无所谓”,什么时候被朱雀同学的大义洗脑了变成了“只有全世界幸福才有NNL幸福(口胡谁告诉你的呀!),所以即使牺牲自己也要把所有人带往光明”了呢……

    然后咧……夏利的死,RORO的死,每死个人,LULU都要纠结痛苦忏悔半天,本来那一点半点的憎恨轻视和利用全都洗刷成了爱,甚至连爱之女神都变成朱雀+妮娜,二皇子+娜娜莉发射的了……相比之下zero的手反而变得干净多了。

    最后“集中全世界的怨恨于我身上,然后再由zero把我解决掉,世界就和平了”的行为逻辑……则把这圣母化推向极致。(说起来我觉得之前有人做过这种事……谁来提醒我一下是谁?)
    (再插花:我想起来是谁了--。风姿里头猴子他大舅子!然而白大少您zenzen不圣母啊……)

    不过相信的东西一个接一个幻灭,所爱的人一个接一个消失,lulu的确也会越来越失去生存的理由……如果朱雀一开始就满怀求死之心,结果反倒选择了不顾一切的生存的道路的话,lulu却是一开始怀着最世俗最个人的愿望,却发现终究一步步的幻灭,所以才变得无路可退……被NNL责问“哥哥没有掌握世界的资格”的时候,以及被迫使用gease让她交出达摩克利特之剑的时候……大概是最后一根稻草,lulu终于心如死灰的时候吧。(不过被圣母责问,连我辈都想死何况lulu呢——这句是搞笑。)
    顺便赞一下NNL的红衣黑镣铐S-M装。宅男大哥们会高兴的==。

    只是在最后被化成zero的朱雀一剑戳穿的时候,他说的那句“这也是对你的惩罚”才终于超越了圣母而回归到作为一个……呃,小受的本身(觉得这话别扭的同学体会一下通常用的“这时候她不是雅典娜,她只是一个女人”这种句式--)。也展示了他和TV版X中,倒在封真怀里一脸圣母微笑的神威最本质的区别。

    那样说着“惩罚”,是有着恨的吧……然而如果没有爱,怎么会有恨。

    不是为了世界,是为了你。
    即使是充满着憎恨和折磨的人生也好……请你就这样的活下去。
    上一季lulu用gease给朱雀下达了“活下去”的指令,而这一次他用自己的性命给朱雀下了更不可磨灭的咒——lulu说“愿望和gease很像,都是因为自身不能完成的事而假手他人”——从头到尾朱雀都是无法拒绝的那一个。

    变成zero,戴起面具,背负世界,放弃作为枢木朱雀的身份活下去。放弃真正的面孔活下去。没有爱人,没有朋友,没有理解,也不可能再得到,因为你已经没有自我……就这样子一个人活下去。永远背负着杀我的罪。永远背负着求死而不能死之心。永远背负着对世界的责任,背负着整个世界的怨恨猜疑。永远背负着zero和你自己所做过的一切。就像身处地狱,备受痛苦却不能死亡这样地……活下去。

    不过对朱雀这种喜欢自虐的主来说,这种折磨大概也正是他想要的><。就像当年某影评说某姑娘的话:“她根本无惧地狱,她早已在那里了。”
    他的人生从此将彻底为lulu而活,他的世界里再也不会有别人的存在,在zero永远空虚而孤寂的世界里,他和lulu再也无法分开,一直到他死去。

    ——某种意义上说这大概也可以叫做永恒的爱><(或者永恒的S-M?囧)

    于是鲁鲁修R2根本就是一个讲鲁鲁如何完全彻底夺取朱雀的故事……囧。
    (这话突然说得有卡利古拉和舍雷亚的意思了。。。)

    总之,作为一个白黑CP饭(没错是白黑!那句“这是对你的惩罚”决定了这一切!)我极其的满意而且high(你看这就是万恶的CP饭和有爱的O饭的本质区别><),不要再有第三季了,即使lulu再次人格分裂也不行><

    顺便说我不支持车夫说,他不死怎么能让朱雀给他守贞节牌坊(喂)
    以及,脑内了一下车夫说以后我发现……CC和lulu其实依然是没一腿啊……(从这意义上CC比玛丽安娜更像他妈==)
     

    10月11日补充:

    在写最近那几个片前还是再简单记下鲁鲁修。不看的同学可以跳过。

    其实到现在我也不能说喜欢这片子,太狗血太能扯太摆POSE太随意太剑走偏锋。不过这些天居然还一直在想它……对我而言这片子就像是鲁鲁最后的收场一样,即使姿态不够好看,却终于因为力量足够沉重而直击于心。

    现在回来看以前写的博也很呼应。以前不DJ的地方,现在奇妙的变成了萌点。这么说来,R2的结局的确是神作。
    那个时候我抱怨说鲁鲁打着建立新世界的旗号,其实他不过是个幼稚肤浅只关心一己私欲的小孩,还不如夜神月头脑冷静理想远大……然而现在再回来看,那种幼稚和肤浅反而是鲁鲁比夜神月更动人的地方。那就是他人情味所在。不是以宏大的理性,而是以一个人的感情来看待这世界。
    在《容谒哀书》里面风采铃说素素:凡人不知豪杰志,豪杰岂知凡人忧?但鲁鲁是知道的,他懂得普通人的痛苦,在无法掌控自我的世界里挣扎求存的希望和未来,这是他和娜娜莉的童年,朱雀,夏利,校园里的大家,乃至整个11区的人们教给他的。即使是制造了那么多炮灰,他也是懂得那些炮灰的思想和感情,悲伤和希望的……这也许是夜神月最终失败,而鲁鲁修却能够带来新世界的理由。

    如果要给布列塔尼亚99代皇帝写墓志铭,写上去的也不过就是那句最白烂最无力,最像反讽最像谎言的话:其实他是一个好人。

    现在小四当道的时候说孩子都像笑话,但就像我说康子健儿这片,鲁鲁其实本质一直都是个孩子,一直无法服从世界所习惯的规则。这点上,他比朱雀卡莲乃至娜娜莉更坚持。我当年说,他在无法担待世界的时候就担待了这个世界的责任,以至他是如此幼稚和轻率——然而这种性质,反过来而言,也成其为一种品格。其实有一点我挺惊讶,尽管是个失误,他一直把尤菲的死放在心上——到了很后来的时候,大家有更多的事情要关心,连朱雀都打算勉强把仇恨压在心底不提这事了,但是鲁鲁和他说,我把恶名集合于我身上,人们就会渐渐淡忘虐杀皇女了吧。

    说起来,尤菲的死是横在鲁鲁和朱雀中间的一道坎,无论朱雀选择站在哪边,什么理由,他和鲁鲁变成什么关系,他也永远不可能彻底原谅杀了尤菲的人。但是鲁鲁的死,于公是通向新世界的手段,于私也让他亲手替尤菲报了仇——那一剑戳下去,朱雀大概也无法再憎恨他。

    然后关于朱雀。当年第一季的时候我说:

    不过现在朱雀的存在,的确变成了,只是阻碍lulu的一枚棋子。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作用……而从另一方面讲,是lulu的存在决定了朱雀存在的意义……但如果说lulu的幼稚和轻率决定了他的宿命,那么朱雀的未来,已经和lulu绑定了,lulu成功,他就作为障碍被碾碎;lulu失败,他势必同归于尽……无法逃脱也不能成为建设新世界的人。

    现在看来,还真是猜中了开头,没有猜中结局。鲁鲁是赢了,但同时也是输了;这个无法界定的结果,带来朱雀无法预言的结局:被碾碎的是圆桌骑士,同归于尽的是枢木朱雀;而无法逃脱,却随着新世界一同生活下去的人——是ZERO。
    对于一直在寻找某种大义的朱雀,这个结局无疑是最完满——是最高的幸福,是最深的痛苦,是最好的奖励,是最大的惩罚。但这一切,对于他,又全部都是zero——零。
    一张面具。永恒孤寂。
    没有什么别的办法来回答他之前50集里和鲁鲁的爱恨纠结了。

    ※ ※ ※

    10月13日:

    我其实还在想关于鲁鲁修。不过我不要再写第三篇bo了><
    这感觉很像被人渣受始乱终弃……其实没什么吃亏的。只不过是动了一点真心。==


    ※※※※※※※※※※※※※※※※※※※※※※※※※※

    本周是便当周。
    谨在此纪念矢泽大神在漫画连载剧情内杀的第一个人。==

    10月2日补充的NANA:

    我想我很喜欢NANA这个漫画,就算那么多人说它狗血说它烂尾说它停在哪里哪里就最好……但是这么长时间的追过来,看着每个人的人生不停的变迁流转,也会觉得很安心。如果这个故事停留在章司抛弃了奈奈,那就是一个关于恋爱中少女的青春故事,如果这个故事停留在NANA站上舞台顶端重逢了莲,那就是个关于歌手的励志故事,如果这个故事停留在八子嫁给了TAKUMI,那就是少女不太完美的关于王子公主的幻想故事……也许在某个地方,能给BLAST STONE或者TRAPNEST一个辉煌完美的收场……然后像PARADISE KISS那样,在许多年尘埃落定以后,每个人都拥有了不可失去的东西,再由回忆唤起美丽的过往……那也没什么不好。

    但这个故事一路走下去了。我们看见这些人物不停的改变和成长,逐渐暴露出他们的好处和缺点来。我们看见那个朝三暮四的八子变成现在这样温柔而坚韧的女人,我们看见坚强无畏的娜娜和莲之间的羁绊下暗潮汹涌,我们看见强大冷酷的TAKUMI终有一天剪短长头发在英国寂寞地和儿子挤在一张床上,我们看见天真骄傲的公主雷拉走下神坛。如果故事停留在某个地方他们说不定会显得更美丽。但是他们的故事这样地流淌下去了……那也是普通的人的故事。会改变会堕落,会暴露弱点会遭遇危机,会失去自我和别人,满脸胡碴,美貌衰毁,衣冠不整,伤痕累累……在意气风发花好月圆以后,人也许会变成这样的人。
    但是过了那么多年,变成了那种样子,依然能被人在茫茫人海中认出来……那就是人生。

    所以要不可避免的面对破损、背叛、失去,乃至……死亡。
    在鲁鲁修完结一片哀鸿遍野的时候本城莲的死讯并未激起多少波澜,或者说大家在很久前就做好准备——从原型起我们就隐隐预知悲剧结局,半年前我们就知道七年后他们提起的莲是奈奈的儿子,一个月前我们连他的死法都一清二楚,这么层层叠叠的心理铺垫,不过是为了现在这一句确认完成。
    这似乎是矢泽第一次在故事的进程中写到死。(亚当那种在故事开始前就挂的不算……)

    其实在漫画中提及生死不是什么大事,CLAMP这样的作者会在第一页就制造出一堆炮灰……但矢泽的故事曾经都是欢乐日常的,大家忙忙碌碌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喜欢自己喜欢的人,每个人都纯真欢乐不改初衷,好像那个晴朗灿烂的世界永远不会改变,就像矢泽校长和她的服装学校一样热闹长存,直到NANA。
    那么漫长的笔墨。那么久远前投下的定时炸弹,我们一直期待它不响,但它终于还是轰然一声。

    前几话的时候每个人都还那么烦恼那么阴暗那么小心眼,雷拉说我以放弃唱歌来作战,真一说等我成为顺一郎我会去接你,TAKUMI摆脱不掉拥抱塔里公主的尴尬,奈奈对于背叛懵懂不知,娜娜还在纠结着不想见喜欢的人……但是谁都不知道,一切立刻就会改变。
    我其实很喜欢拓实接电话的时候,紧紧握着不知所措的奈奈的手的那个画面。
    夫妻之间的扶持和温柔——虽然这个丈夫刚刚背叛过——但在那瞬间,一切开始破碎的瞬间,他只能依靠她,她也只能依靠他。

    娜娜里头每一个出场戏份够足的人都招过人anti,说娜娜偏执,说奈奈软弱,说雷拉自我中心,TAKUMI那更是渣中之渣……可是那又怎么样。
    其实我很讨厌动不动就指责书里的角色,软弱是错天真是错小三是错神经质是错,做不成事情是错,要人营救是错,喜欢自己喜欢的角色是错,被自己喜欢的角色倒追也是错,和自己喜欢的角色两情相悦了更是错……就算啥缺陷都没有还是错,因为人人见不得圣母。一边看书一边骂骂咧咧,虽然是入戏的表现,可是向别人扔石头的时候……想想自己是否一尘不染比较好。
    不过也许人家就和四谎的西尾主妇一样觉得自己一尘不染呢。

    这世上诚然有不可原谅的事,但没有不会爱人的人。哪怕存着多少怨恨伤害乃至道德指责,但是人和人之间是有感情的——所以七年后他们还在联系,还会聚在一起,分居也好,分手也好,生命里曾经存在的羁绊,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磨灭的。
    在这样漫长的过程里,每个人变得更柔和,更成熟,更丰富。像是发黄的书本,虽然褪掉光彩,却慢慢地泛上温暖的感觉来。
    这可能是我最喜欢这个漫画的地方。

    ※ ※ ※

    PS:区别于以上那些装腔作势的另外一面是……我现在发现我有点想不大起来前面的情节了==。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永遠に 2007-0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