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17

    从越剧到J家的红楼梦|||| - [Flowers in the Mirror]

           其实是今天跟神原、茶花、兔子去看了越剧红楼梦,结果因为最近在八卦TST的“山中高士晶莹雪,世外仙姝寂寞林”,以及“泷大头你这下流胚”这个问题,结果大家非常HIGH地YY了全场……惭愧的是我们在那里HIGH的同时前面那姑娘好像看哭了- -

    要点如下:

    前提:宝玉-TAKKI  黛玉-SUBARU 宝钗-TSUBASA饰

    话说这本子从BG到BL到GL(宝袭之间互相仰慕,黛紫之间情深义重)……人民那个汗啊

    不过切除了一切副线,把剧情整成了一个纯粹的“我喜欢你你喜欢我咱们却没有结婚”的言情悲剧……神原说编导的同人病又发作了,就是预设很多剧情大家都知道……不过想想,来看戏的大概真是知道的,所以说是一个同人也没错……

    1,宝玉送琪官,我说:这是山小p……茶花问:那袭人是谁?
    答:TOMA……还便于跟翅膀爬墙

    2,宝玉挨打一场,贾母出来救阵,这段的解释是:社长说:谁SM了泷大头?大家先想说:光王……再一想不行,光王要演凤姐,于是说:在东山和景子里挑一个好了,结论是:还是景子吧……

    3,由光王是凤姐推断,桃子是可卿- -AIBA是湘云,翔少是探春,包子是迎春,秋山是平儿……
    再YY下去麻烦就大了- -。

    4,焚稿一场,关于紫鹃是谁……开始说:大爷;后来紫鹃嘘寒问暖那里,我们说:哎呀,这里比较像横山……到黛玉握着紫鹃的手说我死了丢下你一个人怎么办……大家说:嗯,这里又是大爷

    5,拜堂一场,宝玉发现不是林妹妹在那里发飙(大家附注:大头造反),宝姐姐哭着下去,回来告诉他说:林妹妹已经死啦……神原说:咦,为啥是小翅膀告诉大头说SUBA死了?我说:不,这是TSUBASA来说:SUBARU已经入关8了,所以你就从了吧……

    6,哭灵一场,紫鹃骂宝玉,大家大喜说:哎呀,不愧是毒蛇亮,骂尽天下负心薄幸郎~~直到出来茶花还在说:哎呀,锦户那场真赞啊~大家黑线说:同学你刚才说的是锦户、锦户耶……

    7,茶花坚决认为后面半出戏是她家山斗~说山小p也是被人摆了一道,骗他说4TOPS出道,一揭盖头都是不认识的人……大家说:嗯,泷大头没有心,不会这么情深义重……

    8,结局宝玉入了太虚,茶花说:这便是SUBA拍着大头的肩膀说:一切便是那浮云啊浮云……补充跟扶苏讨论的结果:不不,大头不用别人拍,他自己便是一浮云……

    台词里有些地方满恶搞的,不及报备。相关八卦若干,其中有关于某美丽悲情沧桑愤慨文艺女青年是腹黑诱受,对方是白痴元气攻之类的论断……

    不过这个戏一开始就是元妃省亲,大家还很犯嘀咕,结局那里,宝玉入太虚,红楼梦曲,十二钗出齐,一群粉黛之间,宝黛对唱“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一段,才发现这段颇具匠心,很有人生若只如初见的味道……

    正当大家担心这玩意变了一个玄幻后宫向穿越的时候,突然之间,幻境消灭,美人风流云散,宝玉一个人孤零零站在台上,雪飘下来,开始唱“白茫茫大地真干净”一段,然后宝玉转身而去……一袭白袍的背影,POSE摆得很是帅。

    这结局有些像长生殿,又有些像桃花扇……其实还真是不错。

    今日点播歌曲是白发魔女传《忘掉你像忘掉我》……起因是跟茶花8到大头同学的一脸正气和SUBA的邪教气质……

    主唱:……SUBA。

    想不再回头  又不想错过
    想不想之间  著了魔
    重逢后  白发后
    又怎知道  是恋火
    是如何  烧毁我
    假使你仍然 认得这个我
    不枉我换来 这结果
    狂傲地 任性地
    为想等你 望清楚
    为你疯魔 这样错
    爱我吗 不恋也恨
    等到白头 未染尘
    爱我吗 但如何敢问
    忘掉你像忘掉我心

    生死也为情 是否不会有
    只得苦恋可永久
    明明是没以后
    但怎么我 仍牵手
    让你减轻 你内疚

    生也猜不透
    死也猜不透
    发白透

    ——

    特别是“明明是没以后 但怎么我仍牵手 让你减轻你内疚”这三句,真应景啊……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可别,绕到三姐那,现在想下都寒的慌……
    还八卦了下唱词,说众人的本子都是:这一位是金陵富甲千金薛××;这一位是翰林学士林家女林××…… 宝玉,把你的玉给为姐看看;啊,姨妈,听说妹妹也有块金锁,啥啥啥。那叫一个通俗口水。到黛玉(subaru)的solo,大段用原文的诗词,真真一个文艺青年……
    备个“锦户小哥”的毒舌
    问紫娟:
    宝:问紫娟,妹妹的诗稿今何在?紫:似片片蝴蝶火中化。
    宝:问紫鹃,妹妹的瑶琴今何在?紫:琴弦已断你休提它。
    宝:问紫娟,妹妹的花锄今何在?紫:花锄虽在谁葬花?
    宝:问紫娟,妹妹的鹦哥今何在?紫:那鹦哥叫着姑娘,学着姑娘生前的话。
    宝:那鹦哥也知情和义。紫:世上的人儿不如它。

    越剧本来的本子就穷要,李翰祥林青霞那版黄梅调也类似这么裁的。结构上最后那段真是不错,非常有新意。而且用了升降台,出来的11钗那就一MAD呀,之前妙玉都没见过。笑
    我也知道焚稿是高潮啦,但是还是觉得太长了而且力度不够,当然,越剧本来就一女人戏水水的,真对不起前面哭的悲悲戚戚的姑娘……
  • 果然你叙事条理比我清楚得多……
    于是我便不用自己写了哈,爆。
    但还是要纠结一下柳湘莲啊啊啊,扭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