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5-25

    蝴蝶梦与赵氏孤儿,依然是跑题的剧情随想…… - [Love on the Sand]

    上海越剧院来演蝴蝶梦,不过我没有去看。据说结局改了,改成庄太太确认自己的男人是个混蛋,终于心灰意冷,抛弃他走掉了。

    这结局当然比较有助于给女同胞们出气,不过其实我还觉得满遗憾的……因为老觉得蝴蝶梦或者叫大劈棺的这出戏有趣的地方就在于那种歇斯底里不死不休的劲。试探忠贞这种事本来就很庸俗,劈棺材取脑子这种场面又很恶心……所以本该是满讨厌的一出戏。不过居然流传下来,而且我们大家小时候看各种版本,仿佛也都看得很开心的样子……所以不排除是永恒的恐怖片恶趣味啊恶趣味。

    说起来庄周试妻的故事啊,以前的人编出来的时候,是说这女人是坏女人;后来的人开始了解人性和女权了,所以就把庄周搞成一个下流胚。并且不遗余力地翻出庄子哲学来揭示他老兄在行为和理论上的自相矛盾处进一步证明这兄弟是个混蛋。

    这么说也没错啦,但是总是觉得,为啥不能把这个当一个扭曲的爱情心理剧来写呢……当然估计有人也写过,所以我也就YY一下。
    左右这个庄周其实不是那个庄周,所以跟他的哲学关系不大啊……比起当庄子同人,倒是直接当原创来看好些。

    我以前看这故事的时候一直很奇怪,庄先生既然能变成帅小伙,干啥不随时变一个玩,也可以跟老婆常换常新,偏偏守着这个老皮囊……如果同一下人,便可以说,这老兄一直想证明的,是“你爱的是我的灵魂不是我的肉体”云云,是“即使我怎样怎样怎样了你依然爱我”云云。所以一边往没劲里死整自己,借此验证老婆的爱,一边又惴惴不安的,害怕自己这种死整终于让他失去他老婆,害怕老婆对他如此珍视的灵魂或曰本质依然不屑一顾……嗯,这点来说还真是像讨厌的文人毛病。然后变成楚王孙,充分证明了他的灵魂对他太太来说的确没什么存在价值,于是兄弟终于抓狂崩溃了,才唆使他老婆干出劈棺材取脑子这种变态事。(要是上升到之前做论文那种生拉硬拽的层面,我们还可以说脑袋象征他的精神本质,劈脑袋象征着肉欲女青年否认了哲学男青年……所以哲学之魂就抓狂反扑肉欲了云云。不过还是不要说成这样吧。)
    但我分明是要同人一个精神变态爱情剧的,为什么会得出混蛋文人之类的结论……回来。

    本期话题是,庄先生对庄太太,到底怀着什么样的感情呢。

    关于爱的试探,以前读柏杨的时候,谈到这个话题,柏杨说:“圣经说‘不可试探你的上帝’,爱情就是上帝”所以不可以试探爱情。并且举了堂吉诃德还是哪里的故事来证明。不过古往今来还是有无数年轻男女在前仆后继地干这种事情……说明大家心里其实都有魔鬼。

    庄太太固然是爱她老公的,庄先生其实也是爱他老婆的……不能因为自私卑鄙就简单归结为性欲哦。想想他试妻的心理,其实也很有普遍性……有多少人都问过喜欢的人“如果我死了,你会不会把我忘记”之类的问题呢。只不过大多数人没法真的死一次检验看看。这里的庄先生会变魔法,所以他玩到了比较恐怖的地步……

    但是总之啊,按照三言两拍里那种写法,劈死人的脑袋来救活人的命,至少大部分正常人都会这么干,小部分不干不是因为觉得不对是下不了手……庄先生拿这种不可能条件来试老婆,如果不是因为他是上帝要求人民无条件服从,就是因为,他的自卑渴望着一种迁就,一种特权,一种凌然于普遍原则之上的——也许是爱。

    荒谬地愚蠢地,像小孩子一般地,问,你会喜欢我一直到天荒地老么。

    因为害怕失去,所以用了极端的办法来证明,在这个过程中,绝望的,残忍的,一步一步的,把爱人推到绝路……而最终是彻底失去了。在其中,恐怕不仅仅是下流胚的恶毒的玩笑吧,而是充满了惴惴不安和祈求,无法言说出口的,超过对方所能承受的期望;怀着不切实际的理想,然后逐渐变成绝望,于是因为渴望的破灭而发生憎恨,不知道恨着别人还是恨着自己……躺在棺材里等待她的斧头的时候,可能会有一瞬间,是期望着斧头真的把自己劈成两半的吧。
    然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推开了棺材……看着她恐怖扭曲的脸,知道这次是彻底失去了。
    于是冷冷地看着她崩溃着离开,知道她将去做什么,但是心里怀着憎恨,什么也不做……直到看到她冰冷的尸体,她不会从棺材里起来的冰冷的尸体,才明白这样子才是真的失掉,他曾经有的一切,他想要证明的一切,被他亲手毁掉了。

    这样的话,下面如果还有鼓盆而歌的戏码,说不定兄弟是真的疯了。

    而庄太太,大概就是一个没啥灵魂也没啥思想的普通女青年,从来不想爱啊死啊的问题,丈夫来问也就顺口回答……无论是哭灵还是劈棺,一切凭着本能行事,最后去死也只是觉得不知怎么办才好,所以就死掉了……

    所以到底还是文艺男青年(哲学男青年比较不谈爱情,所以我倾向他还是一个文艺派)害人害己的错啊……为什么又得出这个结论了。

    这剧本听着依然充满了自己给自己找罪受的味道,并且也不怎么令人高兴。不过反正我们有好多“爱你爱到杀死你”的爱情故事,所以多一个这种自讨苦吃的故事也没啥。不过看起来还是没啥新意……只是我顺手YY一下文艺男青年与普通女青年不和谐的爱就是了。

    总之先记录一下,将来如果F1之类要玩故事新编再翻出来:P


    * * *

    今天看了越剧版赵氏孤儿,很是不错~心理刻画和舞台表现都满好的,程夫人在孩子死后从半疯狂到接受事实并且劝慰抓狂的程婴的转化这点我有点嘀咕,不过后面孤儿问出真相时,“母亲”这一角色的地位用得满好的。不过赵武同学,所有版本里你都是一个慷慨正直没大脑和陆文龙小哥有一拼的热血少年啊……当然我知道你这样比较便于故事讲下去,你要是像话剧版那样不热血了开始反思了大家也觉得满受打击的- -。
    说来赵氏孤儿这个本子真是一个道德剧,每一步都把人推到最严重的道德抉择上,而所有角色都选择了最高尚的反应……也是因此非常的煽情热血。

    保全孤儿的时候,是在坏人当道横行为所欲为的时候正义做出了反抗……所以我确乎不觉得程婴舍子换孤儿有什么不该,反正自己的儿子是一个,孤儿也是一个,史记的版本是舍弃了无名普通孩子A,在需要牺牲一个人拯救很多人,而且牺牲的还不是自己的时候……嗯,即使是新道德也不能摆脱困境的。
    但是当坏人失道好人开始掌权的时候,孤儿蹦出来,卡查一下把屠老贼宰了……这点真是微妙。我到很久以后才发现赵氏孤儿大报仇面对的不是当权的金兀术般的坏人,而是一个失势很久苦闷颓废的老头……当然他即使失势颓废也不能改变他做过的坏事,但是,这样一来,赵氏孤儿的复仇,就微妙地变成了“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因果之局。

    那么多年前积累的怨恨,其实有无数人在等待报复吧,如今万事俱备,他们只差一个理由,一个能够光明正大地打倒屠岸贾的口实……而程婴和孤儿应运而生。
    所以赵武先生根本没有反思的余地啊,那么多人牺牲性命换来他的存活,他老人家的存在就是一个义理象征……那么他如果要追求个人自由否认复仇这件事,所有人都会否认他的存在啊……不过自主的复仇突然变成了一种不干就会死的义务,想想还满悲哀的。

    在看豫剧的版本的时候(那一版屠老头的POSE摆得不错,符合一个有品的坏人:P),曾经想过,反正当年两个BABY没有人认得出来谁是谁,那么万一,如果程夫人不想献出孩子而调了包,或者程婴根本屈服了,拿孤儿献出去……这个故事,会变成什么样呢。

    他还是要把这个孩子养大,不管他是什么骨血,总有一个人要承担这个责任啊。
    这个孩子还是会被当作程婴的儿子被程婴和屠岸贾合抚养,而程婴依然要等待着复仇的机会,告诉他一切故事,让他顶着赵武的名字,去完成那个应该由十六年前诞生的某个孩子完成的某项责任……那个孩子顶替了赵武,代替他完成他的命运,完成十六年前的那个因果循环……而程婴最后还是要死,把秘密永远封在他的记忆之中,留下永远不知道身世的伪赵武,一生作为另一个人而活……可是也不过是我们被规定扮演的无数角色中的一个。
    不过这样就没有原作的慷慨热血简单朴实的趣味了>_<。果然,颠覆其实是满困难的事情呢……因为通常意味着要否认既往啊。

    分享到:

    评论

  • 大劈馆和战冀州一直是我最热爱的俩故事啊

    关键词就是绝望。而且其实都既不热血也不华丽。

    非常普通的绝望,当庄老先生推开棺盖的时候,当马超同学看着他重要的人一个一个扔下来的时候。(很难说是他爱的人,我对那个顺序颇为非议,当然会这样也是应该的)

    其实都是他们自己的错。
    那点真的满有趣:p
    博主 对 apriltea 的回复: 2006-05-30 00:31:19
    嗯,马超同学其实还有点不一样~我觉得在那之前他恐怕就明白这结果了。

    当然明白是一回事,希望又是一回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