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07

    长濑Baby生日快乐~~ - [Love on the Sand]

    BABY在我心目中又是别于51244大头小翅膀之外的一种强大的存在,有时让我想起去年看野猪的时候对于Akira的感觉,然而比Akira更为强大——如同阳光一样,肆无忌惮地踏入他人的世界,但因为太明澈太坦荡而不会引起敌意或者怨恨,反而是能够温暖和照耀别人——锦上添花雪中送炭,或者只是生命中擦肩而过的一道闪光,都是各人的缘法,但是有着这样一个人在世界上,就会觉得,是能够给大家带来幸福的人。
    嗯,这么说的时候不知为啥有点惆怅。
    这么想来J家的确都是一帮子神人,这大概是因为大家如同51说的那样,被扔到了一个外星球上,所以要变成不同的样子努力生活下去(51:我啥时候说过这种话- -)。像风一样。像火一样。像无声流过的水一样。像岿然不动的山峰一样。像贴着地面生长的野草一样。像悬崖上探向天空的花朵一样。

    (话说我居然会对这帮人说这么鸡皮疙瘩的话,感觉还挺不可思议的……想象一下对加油好男儿这么写……||不过我至今为止说话老会有报应所以也难说……)

    总之,BABY,要幸福哟。
    大家也要幸福哟。

    ——以下是我其实不是哈密瓜派坚持某两人是兄弟情(战友爱还是留给T团吧……)不过最近好像开始改口说兄妹情了的分割线= =——

    这么多年来,我们家光一承蒙照顾了(鞠躬)
    以后请也一直关照他下去哦……我是说,偶尔约他出去吃吃烤肉就好^o^

    (但51大爷虽然我很相信您说“平时才不会跟长濑做抱抱那么恶心的事呢……”是真的,但是您别没事就发布些“还是高大的人比如长濑好扑”之类的言论好吗- -有损英名的,爆。)

    ——我是闲情和各处翻八卦后的顺手随记分割线另外我最近既然KKL了所以叫大爷二爷就不打折扣了——

    1,关于新DB:
    据说51大爷听说小姑娘第一次上节目很紧张,于是说“那我来装傻搞笑吧……”
    对此的感想是:
    a,大爷您真的很温柔……T_T
    b,大爷您真的很像老头子……T_T
    c,您确定您之前的那些行为都不是装傻搞笑……?

    此外,话说“堂本光一教会我的事”里,一定要加上一条,面对黄色笑话和某些OOXX言论神色不变置若罔闻视若无睹以及保持一颗光明CJ的心>_<
    不过我说大爷您真的在这点上很像小学生>_<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学会句粗话就天天在教室后面墙壁上写的时代。。。

    2,关于再新的DB:
    据说二爷刮胡子了~
    以及最近LF写得十分荡漾,不知道是TX我们光子还是恋爱了~
    总之请加油吧,不管是跟光公主殿下还是跟女人……爆。
    至于最近XQ在八卦的大爷恋爱嫌疑,我觉得从这人最近依然在少女化来看没啥希望= =总不能说是和秋山或者是被244反吃过了吧……
    不过如果能恋爱能结婚哪怕生个私生子呢……务请努力。
    不要传绯闻就好>_<。

    3,被光明明光楼雷到了- -。大概是觉得跟泷大头在一块51同学就怎么看怎么像高岭之花女王受……|||||
    总之啊,充分体会到了作为KKL看不得光明配的心情,爆。
    不过其实我也雷泷刚泷山来着……难不成我其实是大头O?
    又或者鉴于我至今对车轮煤球配之心不死,莫非是作为一个大房控只许翅膀放火不许大头点灯么,爆。

    不过,虽然我天天在背后讽刺光公主殿下是大房,不过看到XQ在8某人是赫拉,还是没挺住呀没挺住= =。

    ——我是死光天天有本周特别多的分割线——

    话说最近持续处于被发射死光状态,让我怀疑51老大是不是安插了若干反射镜在我的各台电脑上>_<然后昨天想做记录的时候发现blogbus趴趴了,等到1点钟不得不去睡觉的时候去看blogbus,发现它恶狠狠地好了= =
    结果我没时间记,等到拖到今天本来该记的东西也忘得差不多了……
    所以光王最高光王最强光王最……BABY你还是要罩我>_<。

    然后开始记录死光事迹:
    1,话说前段时间一直念叨梦不到某两人,于是前几天……
    梦到在东京蛋看X的演唱会,不知是什么时候,小YO好像还是长卷发时期,但不大清楚那个是TAIJI还是HEATH……
    诡异的是演唱会中间还有画画和短剧的环节,记得画画的时候,舞台和五个人服装到画板和颜料都是黑和白的颜色,小YO穿白,TOSHI穿黑,其他人的配色不记得了……全场很安静,只有他们拿着笔在画板上刷刷地涂着。
    短剧好像是像weekend那样的小变态MV形式>_<。
    然后在散场的时候,在花道上碰到了244和太一,俩青春热血小正太。桃子还是未满时代的圆嘟嘟样子,眼睛很明亮>_<。太一……其实我觉得他当年和现在没什么变:P。
    (然后我在梦里还突然想到说这两人将来会拍个电影叫做兄弟情……不要问我为啥想起的是这个RP的译名><)
    记得还问了一句说光一为啥没来,他们说光一在别的会场过不来>_______<。
    (某F:难道和长濑在看彩虹?- -)
    (茶花:不过输给太一不冤枉啊^o^)
    总之第二天想把这事记录在msn的nick上时,被死光了,被迫把msn卸了重装……大概是这个梦其实在讽刺某人既不会唱歌又管不住老婆(咳……||)的缘故:P。

    2,该日隔壁C同学在超市看到了年轻粉嫩的大爷的脸蛋,被拿来做某化妆品还是啥的外包装了……于是爆笑地拍了下来给我~那天我十点多爬上床就睡着,一觉醒来已经四点,点开C同学的留言看到照片,随后……电脑突然自动重启,网址和聊天记录都被毁尸灭迹>_<
    然后第二天接到C同学的短信,(不知是不是外加做了那个预知新单曲的梦漏泄天机的缘故……)此人的电脑瘫痪了……

    3,小梨赴北京探望人民,周末在兔子家补课来,于是那天晚上从ANN放到镜子ML一直到shock……然后人民在那里照例讽刺51(话说这回我其实没怎么讽刺他……某些同学讽刺得我都快挺他了~~某人语:这是为了让你偶尔也感受一下亲妈的心情……|||||)
    总之,从ANN之“244的背上有歌词”一直到跳下弦之月时某人裤子屁股上的那个大LOGO,车轮君差不多被人民黑成了一个煤球(远在大洋彼岸的小翅膀打了个喷嚏)……好吧,煤饼>_<
    间中还说点大爷为啥唱歌都唱得那一副正义凛然目不斜视的样子捏……因为他一走神就想不起歌词了……
    为啥他自己的SOLO歌词里头英文夹那么多捏……因为对这人来说用英文说那些肉麻话比用日文说容易……
    (不过也是……话说这次十二月和弦真是甜啊,那个想见你啊想见你,我打赌大爷一个人SOLO唱不出口…………)
    所以捏,第二天下午我想陪小梨去故宫的时候,遂发现狂风大作温度骤降没有去成= =。
    周一小梨同学回上海短信来告别,我回短信曰一路顺风,她答曰:你们别黑大爷我就会顺>_<。
    不过小梨同学RP很好,回去的航班是5124,从兔子家去见VV坐的轻轨车号是H4283,定员244……

    4,博客事件,上面说过了>_<。

    5,然后是今天,大概51大爷心情好大赦天下,不过我还是RP了一把~
    首先是忘了早上在想啥,总之是穿着要参加某活动(= =)的衣服去吃早饭的时候手滑了一下把粥给泼了……不过事实证明大爷真是一个公私分明注重团队精神的人此举只为敲山震虎,居然没洒到衣服上……
    然后上午我在胡思乱想了些对51大爷不敬的言论以后又反悔了,赶紧许愿说,大爷我再也不乱来了,您让我做KO我就做KO,您让我做KKL我就做KKL,您让我做TO我就做TO……哪怕您让我做PO呢……
    结果……中午就发现敝办公室小电毫不犹豫地给我做PO限定了>_<
    证据是,以下的话不可以说,不然都会在msn上被打回来= =:
    a,不可以说把P换到哪个团去的假定;
    b,不可以讨论有关P的CP;F同学跟我萌了一下KP我立刻掉线了- -。
    (虽然某人声称讨论泷山的话小电作为一个PO铁定不会反对……但是即使死光在头上盘旋,某些立场还是要有滴- -)
    c,不可以讽刺带有P的合影像一群牛郎;
    d,不可以拿小白虎队的宣番来跟其他电影比……

    等等。

    不过对山小P同学的小白虎宣番中那个NPC的青春热血……不,是青春热血的NPC的劲头忍不住萌了一下。
    话说rebirth其实是我喜欢的主题来着……
    顺便想起了剑心啊壬生义士传之类的一堆虾米东东。不过果然我总是处于一副后浪推前浪的随时失忆状态啊,壬生义士传若不是两年前写过观感现在啥也不记得了……

    考虑到天下无不当的博,是不是应该也给此地备个份呢,或者让这些HC就随着时间如流水变心如翻书而去呢……

    不管如何,先把当年写的观感顺手在这里备一下。除了改病句以外没有修过。
    另外,片里的斋藤的女人居然是中谷姑娘演的,后来我看和弦的时候已经对她完全没有记忆了……

    闲聊电影:壬生义士传

    2004-05-23

    其实比起关于武士道,更愿意把它看成是关于生存的片子——为了信仰的东西,就一定要放弃生存吗?
    只是想走自己选择的路而已……
    为了生存和家人而努力活着的人,也会向往更高尚的东西啊。
    也会希望在肉体的活下去之外,还有精神的支持力量啊。
    但是选择了这样的路,就“一定”得按着那个方向走下去吗?
    开头的时候,斋藤想着“一个月没有杀人了”,对俗不可耐的乡下武士吉村起了杀机,当时同看的同学评论说“这样的家伙那时候居然没有像土方一样战死,战后还变成了一名小警察,真是怪事呢……”
    中谷美纪演的斋藤的那个女人,真是满可爱呢~~又率真又佻挞的样子,在吉村面前扑流萤的样子简直像是肆无忌惮地撩拨……可是又没有一点自觉。被自己喜欢的男人说是丑女人,但是因为他讨厌美女所以也很高兴;干传密信这样的事情也没有多想,兴高采烈地说着“好,主人”就去办,临走还要高高兴兴地来一个吻……
    但是,像这样天真和明亮的女人,在斋藤给她遣散费让她为了活命而离开的时候,要求最后狂欢的一夜,目送着他离开,然后就干干脆脆地自杀了。
    ……像是葛藤依附树木,失掉了那棵树,不想找一棵新的,就死掉了……又爽利又明亮,活得简单死得干脆的女人,也许就是在以前那样子的斋藤之下熏陶出来的吧?
    但是斋藤改变了……他没有死在战争里,没有如土方或者谁一样殉身,而是活下来了,抛弃一切醉狂之气而活下来了。曾经说着“我所以活下来的原因,是因为没有人可以杀死我”的斋藤,在可以死的时候,活下来了。
    斋藤没有战死的原因……选择了生存下去的原因,是因为遇到吉村吧。
    突然发现了一种“不是为死亡而生,而是为生存而生”的生存方式。
    突然发现人可以活得如此庸俗、平凡、锱铢必较,但其实是充满了爱惜的——爱惜自己也同时爱惜别人,爱惜家人同时也爱惜朋友。
    结果,斋藤就被吉村改变了。
    在发现吉村把最后一个饭团让给他,失态地揪着他的领子大吼“我不喜欢你这样”的时候,对吉村说“你应该活下来”的时候,那样的斋藤,已经有了对于生命的怜惜慈悲之情了吧~
    慈悲。对于别人的也好,对于自己的也好……一念之仁,就可以宽容他人,也可以宽容自己的生存……以前觉得某个家伙玷污了新撰组,就把他暗杀掉的斋藤,以前觉得许久不杀人手就痒的斋藤……在那个时候,已经改变了呀。
    那个时候冲出去,更想的是拉住朋友,而不是去送命吧。
    无从考证后来的斋藤对于信仰的心情。但是,他选择了生存,则是事实。
    既然没有死,就会活下去……一直活到最后。
    很讽刺的是吉村的死法——他愿意战死的时候没有战死,但是没有战死而拖着重伤的身体回去见老友,却被当年亲近的老友大野次郎右卫门勒令要求切腹完成武士的责任……尽管希望回到家乡,尽管希望见到家人,但是,不可以了。
    当然,其中是有着实际的考量的,收容这个受伤的家伙,会招致镇压报复。
    不过,如果是那样,把他偷偷放走也不是不可以……次郎右卫门害怕的,或许还是他不死的“可能”吧。
    如果给予他见到家人的机会,他是会慨然履行武士的责任去自杀,还是会因为亲情而活下来呢……猜不出来。
    他可能会因为亲情而放弃了武士的规则呢。
    他的死法可能会最终成为武士的耻辱呢。
    ……所以,切断了最后的那一点可能,拒绝让他回到家乡,逼着他去殉道(这听着真像以前逼女人殉节……)
    然后,在无奈的情形下,吉村也选择了他所认为的最接近殉道的方式——完全拒绝了家乡的饭团,拒绝了朋友给予的刀——就此作为武士而自杀死去了。
    而悔恨的次郎右卫门,既然拒绝了对朋友的宽容,对自己也就无法宽容与慈悲……所以他就去战死了。

    因为吉村的宽容的、琐碎的、卑下又宝贵的生存原则,斋藤活了下来。
    但是因为吉村的死,造成了另两个人的死——次郎右卫门外,另一个家伙是吉村的儿子嘉一郎。
    吉村似乎不算很赞成他儿子变成武士,但是倒也不反对——似乎是一种顺其自然的心情,是“啊,你既然选择了这条路,而且也是高尚的路……那就去吧”的感觉。
    不知道如果嘉一郎知道他父亲死的时候心里所思所想,是否还是会去作为武士赴死呢?右卫门带来的消息无疑是美化过的,虽然保全了吉村的形象,可也掩盖了他真实的想法——于是,嘉一郎怀着对那个英雄的父亲的仰慕,慨然赴死了。
    或许他知道了也还是会去。因为他的父亲的确是武士,因为他还是会追随着武士的道路走下去……
    但是大野右卫门的儿子千秋活下来了。看过了父亲与嘉一郎的死,却从来没有过追随赴死的念头,而是娶了吉村的女儿做了一名医生……“生”,最平常的“生”,就是那样的。
    (不过最后听他们说要到满洲去,心情真是……复杂啊……)
    所以三十年后,是活着的人在追忆死去的人——有的人因为选择而死,有些人因为无可选择而死,有的人因为他人的死而死,有的人却因为他人的死而生。
    总是有人要活下来吧……延续生命也好,不让身边的人悲伤也好……赴死有的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壮烈的,潇洒的,高贵的,神圣的……但是活下来,仅仅是活下来本身……不需要理由,它本身就足够了。
    而吉村,却一生都是挣扎在“生”与“死”的旋涡里身不由己,明明想要的不比别人多,只是最平凡而朴实的期望,依靠自己拼命的努力,得到最基本的那点东西,却永远会为那一点小小的愿望付出太高的代价——所以他在任何时候都是悲伤的,无论是作为可笑的乡下佬,还是作为坚强的武士,真诚的丈夫和父亲。
    那就是“悖论”呀。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你漏了最重要的航班座位号!
    5E&amp;gt;___&amp;lt;
    E是erable的E,不是endli的E,哈哈

    另外关于中谷姑娘,在XQ还是哪里看到八卦的描述,貌似是个猛女来的|||
    不过做斋藤的女人,我相信绰绰有余^__^

    最后,大爷是很温柔的T-T
    博主 对 小梨 的回复: 2006-11-09 21:30:13
    PIA飞~~无论是作为KOTO还是KKL,我都不会支持你萌一个叫“光一梨”的CP的,爆。

    中谷姑娘是猛女夸张了点吧……不就眼睛大胸大看着很强悍还出过写真么(咳,现在以上这些形容词用在某人身上已经都很合适了……&amp;gt;_&amp;lt;)

    最后,大爷的确是很温柔的,握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