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11-16

    文艺性过敏时间 - [Words about the Edge]

    1,摘抄。

    《约翰·克利斯朵夫》是本好书。记得我高三看的时候半夜感动得坐在床上发呆。
    不过现在也好几年没翻忘了很多了。
    里面关于于第斯小姐的一段……在第四卷。

    他虽不爱她,可爱着她可能成就的——应该成就的人物。
    这是没有爱情的爱的幻觉。

    嗯,那种奇怪的纠结我了解啊。
    虽然不知道是看着别人还是看着自己的心情……

    2,话说我从小一直没啥存在感,所以一般不容易令别人讨厌……不过容易令别人失望。
    所以经常想对喜欢我的人说请不要抱太高期待否则会失望啊……
    不过现在想开了,害怕别人失望的话,应该努力改善自己吧……比如变得更宽容更强大更坦率更正直更有常识和能力并且对人有更多的回应和关心什么的。
    但现在又没有啥决心和毅力改善自己……
    所以……大家请随意吧,爆。

    3,最近觉得自己正在过着堂本光一梦想的人生……就是那句“无论人家说什么,都只会在旁边啊哈哈地笑”……|||||||||

    4,好像我这辈子正儿八经喜欢男生只有一次。十几岁的时候,暗恋了一年半,从没想过交往结婚什么的,然后有一天觉得他参加欺负了同班的女孩子,结果在那一夜之间暗恋的心情烟消云散了……
    搞得现在经常在纠结说不会吧这样就把我整出心理缺陷了?
    其实我与他交往泛泛从来不知道他的家庭嗜好特长思想日常交际圈。
    十年后再见发现自己彻底忘了当年到底暗恋他啥。
    人生真空白……>_<
    既然如此,决定专心单恋堂本51去。

    5,看到刚说,在人生最糟糕的那段日子里,如果没有音乐,他就死了。
    想到光一看到这段话的心情,突然不寒而栗。

    6,想起了顺手一记。当年看《人间失格》的时候看到发抖,无关于他们两个人,只是因为这剧本……
    因为新见老师代表的,在其他所有人身后操纵的“恶意”。
    无比精准地操纵着每个人的弱点,大场爸爸的鲁莽和与儿子的隔阂,宫崎的扭曲和自卑,森田的软弱和天真,武藤的怯懦和虚荣,留加的恋母和脆弱的自尊……甚至夏美也有身为继母的疏远和无力。
    其实每个人也是平常人。
    但就像金田一少年之电脑山庄案……加起来就是大场诚的万劫不复。
    像是魔鬼之手的游戏……而我们都在掌心。
    真可怕。

    7,嗯,大家放心,最近我的人生太平且懒散……
    所以想起kaito桑说光一的话没啥特别契机只是想起而已。
    在这个充满误解恶意和嘲笑的漩涡的世界里,只有一往无前。

     

    分享到:

    评论

  • 近些天来让我惊的是我对堂本光一左半边笑脸的已经熟悉到不用闭眼都能看清楚的程度。以前总觉得是kkl和TO白y出来的,现在想想一个表情能让人印象深刻到这种程度的确是很了不起的。只是堂本光一自己或者堂本刚,或者身处观众角度的其他人对这现象能有什么程度的理解就不得而知了。
  • 其实也不见得,日本人民就喜欢把很多普通平凡的东西搞的像少女漫画,还是clamp和由贵向。
    个么世界又不是水晶房子,生活下去的话就必然要遇到不愉快的事情,要不怎么能体现个体在社会里的价值呢,但是也正是磕绊和尴尬,才证明我们不是一个人存在的。
    重复多少次的人生,也必然会有遗憾。
    而且所谓生死存乎一心,非生命体的确比生命更容易安慰到人,这不是51桑的问题,也不是桃子桑的问题,人想沉溺是没有理由的,只是如果不这样就太疼了。
    ——我是早上起来出门采访的无聊茶花:(

    博主 对 tea 的回复: 2006-11-17 00:44:36
    少女漫画向是咱们家那个&amp;gt;______&amp;lt;

    不过我倒觉得生命体比非生命体容易安慰到人……

    现在对生死其实没啥大执念,不过经过某些事情后也不敢轻下断言。

    之所以偶尔还会抽一下,依然是因爱故生怖……

    或者是因为那种无力感而感到恐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