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10

    [帝后生日贺]伪恐怖宠物店·Domoto - [Flowers in the Mirror]

    “ENDLICHERI☆ENDLICHERI,从遥远的太古时代起,就生存于这个地球上的古代鱼。尽管经历了漫长时光的变迁,仍然没有改变形态地存在于这个现代社会上。虽然外表凶悍,其实是相当胆小的存在。生命力顽强,鳔具备与肺相似的功能,可以辅助呼吸,所以即使离水几个小时也不会死……容易饲养。”
    觉察到对方表情中疑惑的神色,涂着紫色和绿色指甲油的手,轻轻地把名册推到对方面前。长长睫毛下的眼睛很大很深,里面闪烁的笑意有如少女般纯真无邪,然而在抬起目光的一瞬,却似乎有种魅惑人心的力量——
    “那么,KOICHI先生,决定的话,请签订契约。”

    在买主俯身签下名字的下一秒钟,门被穿着红色运动服的年轻人冒冒失失地推开。
    打量一下衣着朴素的顾客,再打量了一下今天也从服饰到配色都很夸张的店长,来人皱起了眉头。
    “你又卖了什么奇怪的动物给别人?”
    “HI。”对方却好像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敌意,兴高采烈地打招呼,“今天也是全身闪着KIRAKIRA的正义之光啊~刑警先生。”

    “KOICHI!”有着深色鬈发的少女跑进门来,眼睛闪闪发亮,“再磨蹭就要赶不上排练啦,TSUBASA已经急了。”
    门外有人不耐烦地按着汽车喇叭。
    “啊我知道我知道。”年轻人顺手戴上帽子,小小模仿了一下那条鱼拍鳍的动作,“还有演出,晚上散场以后我再来带它。RIKA,走吧。”
    “非常感谢。”店长笑眯眯地鞠躬送客,然后转向旁边一直被闲置着的人。
    “不坐下来喝杯红茶吗,刑警先生?”
    “不用了……我是在执勤当中。”
    “不是刚被停职反省吗?”
    “那是被陷害的!”被戳穿的刑警先生不满地跳起来,好在对方并没有过多纠缠这个问题。
    “就当是度假吧。我准备了好吃的点心哦。”
    “明明每次都甜得很夸张……”

    虽然这样地抱怨着,全身闪着KIRAKIRA的正义之光的二十二岁新晋刑警爱田诚先生还是坐了下来,喝着店长泡好的红茶。不过点心的确太甜了一点,听见对方“你这样简直是暴殄天物”的抱怨,才发现自己不知何时已经顺手把一块无论如何也吃不下去的小蛋糕捻成了粉末。虽然看着身材日益有圆滚滚趋势的店长猛朝嘴里塞巧克力饼干的时候,也很有说出“这样下去会变得更胖哦”的冲动,不过还是基于礼貌按捺住没有开口。
    “那个人很眼熟啊……”
    “我记得在升任刑警前,你是在这块地区巡逻的吧?”对方小有不满地瞪了他一眼,“忘性真不轻啊。”
    “哦……想起来了。”爱田拍一下脑袋,“那个位于OFF BROADWAY的剧场,满热闹的一个剧团,我在公园碰上过他们来着……这么说,他是舞台剧的明星啦。”
    “现在这么说可能还早点……梦想是进入百老汇,在ON BROADWAY的舞台上演出。”店长站起身来端走空盘子,“其实演得不错,你要是跟那个狸猫脸的小姑娘约会的话,不妨选在那里的,会比看电影有创意。”
    “据说那个剧场很诡异的啊。”刑警先生嘀咕,“好像有很多年了,发生过很多奇怪的事,甚至有死人复活的传说呢……”
    正在洗碟子的店长FUFU地笑了出来。爱田心想这个家伙虽然脸还非常年轻,但不知为什么说话已经一付老气横秋的样子了……
    “那样不是很好吗?能实现奇迹也说不定。”

    在喝过下午茶以后,因为被停职反省所以突然变得有点百无聊赖的爱田刑警先生,就蹲在那个大鱼缸前面,看着里面那条名字长而且奇怪,脑袋扁扁色彩斑斓的生物游来游去。
    店长不知什么时候蹲在他旁边。
    “你说这种动物胆小?明明抢食的时候超级凶悍的。”
    “不要动物长动物短的,它叫CHERI。”店长拍了拍地板,“你看,这么敲一下它就会战战兢兢的呢。”
    “是条鱼都是这样的吧……”爱田刑警怀疑地看着对方,“我说,那个人跟这条鱼,还真是完全不搭调啊……你到底是怎么说服他的?”
    店长笑。“也许是命运的邂逅哟。”
    “嘎?”
    “比如说,他从前有一次差点在海里淹死,是这条鱼救了他……”
    “我怎么觉得这本子似乎听过……”
    “要不,就是这条鱼以前差点干死,是他救了这条鱼……”
    “……你当我是傻瓜吗……”
    “不要随随便便把人想得很坏嘛。”店长带点小哀怨地瞥他一眼,有如迷路小女孩般可怜巴巴的眼神,不知为啥居然让正直的爱田刑警产生了一点罪恶感,“你看,上次你那好朋友说想把我这的鱼带一两条回去用盐烤了吃,我也没有说什么啊……”
    “啊啊对!”爱田跳起来,“我警告你别打他什么鬼主意!他只是说着玩玩的……犯罪的话你会被绳之以法的,我发誓!”
    “这是想要保护好朋友的心情吗?”店长抱着双臂一本正经地看他,突然放低了声音,“那么,把灵魂卖给我吧。”
    “喂……”
    看到他手足无措的样子,店长突然爆发出一阵大笑,甚至连肩膀都抖动起来,在一刹那间面孔上如同花朵般绽放的光彩,让年轻的爱田刑警在那个时候突然有点恍惚。

    晚上KOICHI如约而来带走CHERI。被店长顺手当成苦力,刑警先生多少有点不满,尤其是,交易的当事人顾着自己说话,完全没有考虑到搬鱼缸的他已经累到快要脱手的情况。
    “CHERI是很容易生存的生物,不过也请遵照它的习性来饲养。特别请注意一下喂食的时间和水的PH值的控制。还有,不可以让它寂寞。”
    穿着亮闪闪粉紫色西装的店长,说这句话的语气比他衣服的颜色更为暧昧而温柔。
    “寂寞的话,它会死掉的哦。”

    “说什么会寂寞这样的话……好像有多了解鱼的想法似的。”注视着门外发动车子的KOICHI,体力透支的刑警先生终于忍不住抱怨了出来,“所谓‘动物在对我说着什么’,说到底也只是人自私的猜想吧?”
    “那又有什么关系?”店长冷冷地说,听着几乎像是讽刺,“反正人和人之间,也不见得能相互了解的。”
    年轻的刑警先生想起白天少女神采焕发的笑脸和门外不耐烦的喇叭声,心里突然有点不安,然而却以自己的神经颇为大条为由,否决了这个奇怪的预感。

    虽然不怎么想承认受了那个奇怪店长的话的影响,爱田还是约女朋友去看了OFF BROADWAY的小剧场的演出。出乎意料是比他想象中更为震撼人心的表演,音乐到舞蹈的绚烂几近咄咄逼人——当穿着光彩夺目的舞台装的KOICHI,从舞台上飞翔起来的那一刻,年轻的刑警屏住了呼吸,好像在那一刻进入神秘的国度,觐见了君临天下的王者。
    不过在走出剧场的时候,看到身边的女孩子一脸神往地说“简直是闪闪发光的王子殿下呢”的时候,刑警先生还是自然而然地感到了嫉妒。

    做小报记者的女孩衣兜里的手机突然响起,抛下一句“我有工作”就跳上出租车绝尘而去。被甩在马路中央的爱田刑警,只能很有反省精神地告诉自己,这是一直以来自己多次因为工作破坏约会的报应。
    觉察到有人临近自己身后,基于职业本能爱田迅速地转过身来。由于脑海里还残留着剧场中的影像,看到KOICHI那张精致不似真人的面孔的时候,他在一瞬间有依然滞留异世界的心情。
    “很抱歉……如果无法了解它的心情的话,要怎么办呢?”
    爱田愣了一秒钟,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CHERI的事。“就算没穿制服又被抓过劳工,我也真的不是店员啊……”这样在心里无声呐喊着,但面对KOICHI那张非常认真也非常疲倦的面孔的时候,很难说出“其实根本是无法沟通的吧”这样冷酷的话来。
    他沉吟一下决定换个话题。
    “那个……这样的演出非常的辛苦吧?”
    说到演出的事情,KOICHI的眼睛亮了起来。
    “但是不能停下来啊。SHOW MUST GO ON,有一天,我们会到百老汇去演出的吧。”
    “啊……那么加油。”不擅长言辞的爱田刑警也说不出什么更多的话,“演出非常的棒……我很感动!”
    “嗯。”被称赞了的KOICHI并不特别兴奋,爱田心想也许KOICHI有自己的烦恼,自然他也没可能知道。所以他只好说了一句不是很恰当的恭维话:“真的……是非常好的演出。我想,如果CHERI来看的话,它也会觉得感动吧。”
    “啊……会嘲笑我也说不定呢。”KOICHI的笑容在爱田眼里看来有点萧索,“不过,我决定要做一部新剧了。”
    “为了感动到CHERI吗?”爱田觉得这个理由也太荒谬了,虽然听着似乎很美丽……
    “也不是的。”他对面的年轻人平静地回答,“只是我想,如果想要表达的东西能够传达给每一个人的话,那一定也就可以传达给某个特别的对象了吧。”

    爱田刑警心想下次去那家宠物店的时候,应该帮KOICHI问问怎么能让CHERI不寂寞的法子。但是他并没有来得及。
    “KOICHI先生受伤了啊……”
    女朋友在电话里已经要哭了出来。
    听着她断断续续地描述舞台上鲜血飞溅,KOICHI从高高的台阶上滚落下来的情况,爱田很久都没有真实的感觉。
    因为不是自己负责的案子,所以爱田也只能趁着有空去打听。据说是舞台上表演杀阵的一场,原本应该是道具的刀不知为什么却成了真刀,于是跟KOICHI对战的TSUBASA失手刺伤了KOICHI。
    道具刀变成真刀,年轻刑警的脑海里的第一反应是“谋杀”。所以当他拿到被鉴定为意外的结果的时候,依然觉得不可相信。

    在终于有时间坐在宠物店的时候,他和店长说起这个事情。
    “呃……说不准。”店长心不在焉地玩指甲,“也许有个人调换了那把刀。”
    “KOICHI会被憎恨吗?”
    “会有绝对不会被憎恨的人吗……你什么时候变成他的fan了?”店长慢吞吞站起来,“也许是因为憎恨,也许是因为嫉妒,也许只不过因为害怕被抛弃……一直往前奔跑的人,会忘记回头看看身后的。真是糟糕的事啊……我去开车。”
    “去调查事件?”爱田心想难道他的店长身份是掩护其实随时都会说出“我以爷爷的名义起誓”这种话么……
    “不,我在担心那条鱼啊。”
    刑警先生在一瞬间有挥拳打人的冲动。

    跟一个身份不明背负多种犯罪嫌疑的家伙在一起,并且从事擅闯民宅这样没有前途的职业……爱田开始盘算如果被逮着的话会不会直接被打回老家去对策又是什么。看到店长若无其事地掏出一把钥匙打开KOICHI的家门,他默默地在心里给对方的犯罪嫌疑加上一条入室行窃。
    虽然是抱持着“人和动物无法真正沟通”的想法,看到出了那样大的事,那条鱼在鱼缸里还好像自得其乐地游得很开心,爱田多少觉得不满,忍不住敲了敲玻璃的表面。
    那条鱼因为受惊的缘故游动起来。
    “哎呀,PH值接近了5.1,还真是有点危险呢。”店长嘟哝着,伸出手去调节。爱田心想该不会天天都要这么来一遭吧,却听见店长说:“那么,CHERI就拜托你来照顾吧。”
    “……喂,既然KOICHI在医院里,你自己抱回去养不就好了?”
    “可是,和客人签订了契约以后,是不能收回已经出售的商品的。不然,我的信誉是会受影响的哟。”
    “那你也可以自己来照顾。”
    “我要看店啊。”
    “我也要执行公务!而且我才不要做这么奇怪的事……”
    “真的吗?”店长的声音温柔到令人起鸡皮疙瘩,简直像是撒娇一样的了。
    “可是,会死掉的啊。”
    爱田确定自己被打败了。
    “而且你还可以当作是为了查案……”
    “……你当我是冰室光三郎吗?”

    因为职业的问题,刑警先生只能抽空到KOICHI家来看一看。偶尔他在深夜偷偷摸进KOICHI的家门的时候,也不禁在心里忐忑,如果KOICHI恰好出院了正坐在屋子里,又或者他的邻居看到自己这张生疏的面孔,会不会把自己当作小偷报警,心里着实没有数。但是邻居们似乎并未发现KOICHI的消失,看到他从KOICHI家出来的时候也只是冷淡地点头问好。
    只有一次他被公寓的房东太太抓住,问他付房租。
    “这个……”爱田心想说我跟KOICHI其实没关系只是义务看顾一下他家宠物,但是房东太太铁定会觉得他是小偷这个判断比较合理,“难道不能等KOICHI本人来吗?”
    房东太太用抓奸在床的表情鄙视地瞥了他一眼。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的关系。老实说,要不是看他交房租还很准时,除了你他也没什么别的对象……我本来也不大乐意在我的公寓里有这种事。”
    “您用哪只眼睛看出我俩的关系啊……照顾了这么久,如果说我跟他家CHERI关系暧昧还差不多吧?”爱田心里的呐喊自然是不能启齿,好在他那天刚刚下定决心请女朋友吃大餐,所以还勉强能对付过去;可怜的刑警先生在心里诅咒那个没良心没道德指使别人干活还忘记代付房租的店长,决定下次过去宠物店把所有的帐都结算回来。
    不过房东太太是只管收钱的,顺口也问了一句“KOICHI哪去了”。
    “他住院了。”
    “是吗?真遗憾啊……”回答不出所料也只是这样无关痛痒的话。
    “这种时候我宁可生活在古代呢,至少邻里关系比较温暖……”爱田诚在心里这么说。

    KOICHI的家里非常的简单,除了堆满了舞台剧相关的资料和录像之外。这个人的生活似乎全部跟剧场联系在一起,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别的爱好。爱田怀疑他除了去排练和打工以外恐怕根本不怎么出门……甚至大约也没有什么多余的欲望。
    好像生来就为舞台剧而存在的……
    这么想着的时候,爱田突然有那么一点羡慕。
    他想也许应该去OFF BROADWAY,问问KOICHI住在哪家医院,他的伤好得怎么样了。
    但是终于也没有去。
    闪着KIRAKIRA的正义之光的刑警先生,其实是个很腼腆的人。
    或者,也许只是想逃避什么罢了。

    他宁可在挤出的那点短暂的时间,走进KOICHI的家里,在鱼缸的对面坐下来。
    安静地注视着那条仿佛对外界一无所知,只是游弋在自己的世界里的鱼。
    可是,即使CHERI这个时候真的怀抱着怎样的心情,无论他或是KOICHI,其实也是不知道的。
    他想KOICHI会不会也这么坐下来过呢,那样单纯而强大地,为着唯一的方向而努力着的人?
    虽然也会想要了解CHERI的内心,但是,如果无论如何都不能明白的话……
    也许只有转过身继续朝自己的方向奔跑下去了呢。
    这样想的时候爱田有点茫然,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不知为何心中被巨大的悲伤所充满,几乎无法抑制。

    因为闲下来的工夫要去探望CHERI——偶尔也还要考虑下跟狸猫脸姑娘约会的事情,除去跑来替KOICHI结算房租以外,爱田到宠物店里来的时候少了很多。所以他走进宠物店的时候,店长似乎还有点惊讶。
    “我记得房租起码交到下个月了吧?不过你来得正好。”店长很开心地跟他打招呼,“我这次做了芝士蛋糕哦。”
    爱田坐下来。
    “不像你的风格……你不是非要很甜的口味不可吗?”
    “不要有成见嘛。我最喜欢芝士蛋糕了。”店长哼着奇怪的调子把蛋糕分成小块,“CHERI最近还好吧?”
    “嗯。不过我该解脱了。”爱田喝了口茶,“事实上,KOICHI回来了。”
    店长近似没反应地“哦”了一声。

    在路上碰到KOICHI,是非常意外的事。因为背负了一年擅闯民宅的责任,所以看见KOICHI的时候,爱田多少有点作贼心虚的感觉。不过,既然对方很有兴致地跟他打招呼,他也不能装作没看见。
    “嗯,完全好了,非常精神呢。”KOICHI说着的时候,的确是很有元气的样子,“我居然在医院呆了一年?完全忘了啊……本来是打算回到剧场去的,不过恰好碰到你了。”
    “居然忘记了……”爱田忍不住想贵宠物在家闲置了一年,如果不是我坚持照顾早已没命了,不会失忆失到连这事都忘了吧……刚想提醒他,KOICHI兴高采烈伸了个懒腰。
    “啊……好想回到剧场。不知道TSUBASA他们有没有继续演戏呢。那么,我先告辞了。”
    爱田在想心事,心不在焉地伸出手来。KOICHI稍微愣了下,与他握了下手。
    好像现在握手不怎么合适……爱田并没有来得及想这个问题,因为他在碰到KOICHI的手的时候,突然无声地打了一个寒噤。

    “KOICHI,不会已经……了吧?”
    心中掠过这样不祥的猜想,出口却是另外的话。“如果把想要表达的东西传达到每一个人那里,那么,希望他感觉到的那个人,就一定可以感觉到吗?”
    “唔?”店长也许是嘴巴里塞着蛋糕,说话有点含含糊糊,爱田心想自己似乎表述不清了吧,但又不知该怎么说第二遍了。
    “其实啊,CHERI会唱歌哦。”店长好不容易把蛋糕吞下去,喝了口茶。
    爱田困惑地看着他。
    “虽然平常大家听不见……但是,如果会让人听到的话,也许就是因为抱有着这样的愿望哦。”店长好像在研究小蛋糕的花纹,他对这种小细节装饰上古怪的执念爱田从来无法理解,“如果能传达到每个人的耳朵里,那特定的一个人,也许就听得见了吧。”
    爱田望向宠物店里,巨大的鱼缸中各种知名不知名的鱼游来游去。
    “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你为KOICHI选择CHERI?他们对彼此并不是非对方不可的存在吧?”
    “也许是想证明谚语说的‘山芋也可以变鳗鱼的’吧。”店长好像有点累了,“并不是缺了谁就活不成,却偏偏把人生联系在一起——这才是宿命啊。”
    他起身走开去,爱田看着那个小小的疲倦的背影,突然想起关于店长的某个传言。
    据说,他在这里开了这家宠物店,其实,只是在等待一个人。

    门外传来汽车引擎熄火的声音。
    “非常抱歉。”在年轻人的表情里有种异乎寻常的冷静,像是经历过了巨大震动后,做下了某种毫不回头的决定,“必须把CHERI还给你了。”
    店长注视着他。
    “毁约的话,是要付出代价的啊。”
    “这样吗?失礼了。”KOICHI的表情似乎有一点困惑,但慢慢转为释然,“今天晚上是我最后一场演出。和TSUBASA,还有整个剧团的出演。”
    年轻人微笑着鞠躬。
    “务请两位出席。”
    他望向爱田,带着奇怪的温柔的笑容。
    “还有,我想起来了……一年以来,非常感谢。”
    “KOICHI先生!”在他将要离去的时候,一直沉默着的刑警终于开了口,“我想问您一句话……”
    “嗯,我知道。”对方了然地微笑,“或许遗憾,但绝不后悔。”

    “你真的不同我一起去吗?”
    店长问。
    年轻的刑警先生呆呆地看着在冰冷清澈的水中惶惑地游动着的鱼。“不去。”
    “这样啊……”店长笑了笑,“那么,今晚留在这里替我看店吧。”
    他把手伸进鱼缸,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鱼的背鳍。
    “ENDLICHERI ENDLICHERI,其实在它的名字前面,还有‘Polypterus’这个词哦。像是翅膀一样的存在……在过去的那百千万年里,它大概也曾经梦想过,长出翅膀翱翔于天空吧……”
    店长的声音听来非常的寂寞。
    “不过,却的确是有它无法飞翔到的地方呢。”

    演出大概已经开始了。
    爱田把额头抵着巨大的玻璃表面。
    尽管长出了翅膀,却也仍然无法飞翔到某一个地方……
    就像那个在天上飞翔的人,或许也无法穿越这面巨大的玻璃,进入到水的中间一样。
    好像溢出了巨大的鱼缸,像要淹没一切似的,无边无际的水从他的身边开始弥漫开来。
    那个时候他忘记一切,忘记那狸猫脸的女孩子,忘记衣着怪异身份神秘的宠物店长,也忘记在另一个舞台上表演的KOICHI。
    而只是像将要溺死的人,紧紧拥抱着至爱的爱人那样,沉入海底。

    店长站在OFF BROADWAY的剧场门口,指尖有紫色星屑一样的亮光弥散开去。
    那个夜晚整个城市听到了哀伤的歌声,仿佛来自大海的深处。
    只除了一个地方。
    很难得穿了朴素的衣服,只是简单地披了件斗篷的店长,坐在剧场的最后一排。
    歌声来到剧场的四面,却像潮水遇到堤坝般退开,无法进入。
    那是每个人都无法忘怀的演出,如同在海洋中央升起的岛屿,纵使渺小却仿佛怀抱着整个宇宙不可动摇的王国。
    然后演员们纷纷退去,在最后的舞蹈,只留下最后一个人。
    红衣的舞者在曲终的一刻安静地倒下。
    樱花凋零。
    永不复归。

    “不要在我的店里睡着,会被吃掉哦,刑警先生。”
    爱田揉揉眼睛坐起来。
    “CHERI呢?”
    “ENDLICHERI吗?这里有很多条,你说的是哪条?”
    爱田注视着巨大的鱼缸,里面游着无数长相怪异的鱼。
    “……不在这里。”

    “TSUBASA投案自首,承认是他把道具刀换成了真刀。失去了主角的剧场还是停演了。虽然坚持着SHOW MUST GO ON的理念,但是,大家终于还是开始了另外的人生……”从警署带回消息的爱田刑警很郁闷,“这样就是结局了吗?”
    店长笑了笑。
    “不是的哦。”

    因为那是契约。
    那来自大海深处的歌手和那飞翔于天空的舞者,将会永远在那里——在那深深的海底下一片荒凉的城市,在那传说中能令死者复活的剧场。
    彼此永远无法踏入的世界。
    永远相互凝视着的,只属于一个人的舞台。

    * * *

    “我还有件事没明白。”吃着芝士蛋糕的爱田刑警嘀咕,“为什么他会对我说‘一年来谢谢你’?”
    “显然是知道了你照顾CHERI的事嘛。”
    “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在他忘记的那一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刑警先生突然出了身冷汗。
    店长诡秘地微笑。“比如说,在那一年里,你所感觉到的关于CHERI的一切,说不定同时传达给了他哦~”
    “……那不就是鬼上身吗!”
    “FUFU……你非得那么想也没有办法啊。”
    “你给我说清楚……”
    “嘘,不要闹。”店长突然笑了笑,“有顾客来了。”
    爱田朝门外看了一眼。
    “那不是近来到这里,据说要拯救神圣的寿司之魂的寿司师傅嘛……不过,你让他见鱼似乎不大合适?据说他一看见鱼眼睛就会抽风的……”
    “对于吃的东西你的记性倒是很好……”店长懒洋洋打了个哈欠,拍拍身边那只巨大的鱼缸,“不过你错了。这家伙不是鱼。”
    “嗯?”爱田困惑地看着那水中的小东西。
    “是龙。白龙。”

    分享到:

    评论

  • 打滚>o<
    他们跟我们还在同一个空间,真是太好了ToT
    博主 对 小梨 的回复: 2007-04-18 02:23:32
    >0
    最先YY异世界和cosplay的人不是我!= =
  • 除了喜欢也说不出什么了><
    只是说。果然。相遇也许真的不一定福泽绵长但果然如此绮丽真实。
    博主 对 紧握双拳C同学 的回复: 2007-04-11 00:13:43
    紧握双拳~
    我也说不出什么了><
  • 我也好喜欢这篇文
    很特别的一篇生日贺文。
    很喜欢


    博主 对 dina 的回复: 2007-04-11 00:12:55
    多谢多谢^o^
    刚君生日快乐!
  • 好喜欢,好喜欢,好喜欢~~
    恩,纵然这个世界中没办法直接交流明白,那么就创造出个异次源吧。

    博主 对 S兔子 的回复: 2007-04-10 13:24:00
    你这话说得像在鼓励殉情==
    (不过今天上午想回这句话的时候哪个家伙SG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