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5-08

    又过51 - [Youthhood from the Past]

    七天简单记录:

    跟aki逛街。在五一的前夜很RP地没吃到饭。去的店不是没找到就是不合适要不就已经关门。当然半路跑去逛商店逛到九点多也是原因……坐了若干站公车,在军博麦当劳关门前10分钟终于冲了进去打了包。在旁边的超市发关门前买到了可乐。在末班车到来前……不耐烦等了叫了蹦蹦车。

    次日去海淀公园。本来应该是上午的但是昨晚啥啥过度(我不是说纵欲>_<)没爬起来……中午发现门口队伍长得不得了,头一回发现北京有如此多的音乐青年……于是转去旁边花卉市场。买的东西如前记录。晚上去儿艺兼王府井逛街中。结果就是我在aki家多赖一夜并带回奇怪东西若干……

    顺便从玻璃少年PV中YY了点当年清秀正直小loli对着被包养的小牛郎唱“为手指上的小宝石出卖自己的你很悲哀”,然后指天发誓我一定要赚够了把你包回来……等到熬成了女强人,发现隔壁那个已经变身变到不知怎么包了……结果只能唱,钻石环绕的手指,你要钱还是要爱,我就是不明白……话说他们还真是十年来一直跟钻戒纠缠不清……
    (呃该剧本与实际人物无关……)

    至于某人早在JP时代就对某人说过我是出门的游子你是我的女人,你对我说别走别走别抛弃我我说不行我有我的梦想……这个我在闲情8出来前就Y过了,爆。
    而由此延伸,从某人对十年后的自己说该收手啦而延伸,一直YY到二爷对大爷说十年后我一定收手,等到风景都看透我自回来陪你看细水长流,大爷说好吧我ENDLESS SHOCK着等你回来……(哦某人你就是苦守寒窑十八年的王宝钏呀……话说我看了大登殿后突然发现姑娘其实是个腹黑的御姐)这种本子大概又会被六大派同掐的orz。
    (呃该剧本还是与实际人物无关)

    三日无事,但可怜地被抓了半天差>_<。

    四日同兔子见格天姑娘。在华联吃寿司向某个最近在学捏的仁兄致敬。基于奇怪的怨念往玉渊潭。(话说自从某人说我每年一看樱花的习惯好loli后今年华丽地基于客观原因没看成= =)在湖边召唤了loli。然后不知道是水啊阳光啊神威啊太纤丽,还是阿拉蕾家小天头毛一样Q的兔子同学太CJ,还是如陛下的额发一样精英的QS同学太正直,还是ECUP的loli同学太纯良,还是成都文艺少女之光格姑娘RP太好……总之虽然那天YY了很多从陛下和帝后的十周年到TT和A团的双后宫,后来想想意外的人民竟然没干什么特别圈叉的事>0<

    托兔子刻碟格天携带赠与最近被拉下翅膀家的水的小迈姑娘。话说去年此时我在某人家泡了四天貌似……事实证明隔壁君啊在这事上你真是功不可没,没有你扔了无数视频过来培训以及随时陪我YY,我当初就算鬼使神差看中了堂本大爷,后来大概也就把他放在汉良小钟那位置……哪像现在弄得这么感同身受锥心泣血。不过也证明J家真的很神奇……

    五日到兔子家YY。看了小准的花之武士,非常之high,真是以有中国式市井幽默解构悲惨兮兮的历史事件之风……

    追随翅膀同学的脚步看了若干分钟U2的MTV。回顾了TOKIO十周年。被某人一个劲敲着头说你看别家十周年何其温暖甜蜜为啥就你家这么郁闷纠结……不过饺子还是大好>o<话说某二位现在的架势是亲也肯亲摸也肯摸抱也肯抱,就是不肯做在DVD里发行么……

    六日抓顾问到兔子家YY。顺便在闲情追了那谁谁和小白龙皇子的贴。不过最近貌似大家从KUSO转狗血了啊啊啊不要啊>o<
    以及某人啊你果然很合藤壶的角色||||||不过我骤然发现要勾搭高岭之花,二爷实在比小明合适。非常有佻挞放荡又青春英俊的小流氓劲……
    虽然要做loli养成大概小明比二爷合适……

    顺便的大概会雷到人的签名,X扇和达明扇退避:二爷……宁为达叔嘴脸之明少,莫为TOSHI理想之小YO啊……
    不过我们家二爷最近那套诡异的用爱拯救世界的邪教理论一直orz到我。我一向觉得传邪教的家伙只有两种,一种是骗子(骗自己的也算>_<),一种是疯子||||||||||二爷……我还是不希望您是其中任何一种的……

    七日与队长及顾问吃饭……巴国布衣甚是不错。十六章啊十六章>o<。

    ——我是人生突然华丽丽穿越了的分割线——

    话说这几天终于把鲁鲁修剩下那几集给看了。然而被22集和23集华丽地雷飞,所以暂时处在不爽状态。不过我本来也不怎么爱这片子,里面的人是没一个可爱的,而且充满了CLAMP的冷冰冰气……

    gease失控我可以理解,不过这个情节也太狗血了罢……我宁愿看到尤菲把朱雀做了不愿看她下令屠杀日本,宁愿看到朱雀把她打死不愿看到鲁鲁朝她开枪……话说我为啥老拿朱雀同学做万年垫背山……

    还是顺手记几条牢骚。

    1,我一直不大DJ这个剧情,是因为gease的设置使战斗中偶发性因素严重增加,导致游戏规则变得很不公平,lulu这边经常让我看着像机械降神……夜神月同学也是从有了全能的L同学做对手,才使对抗真正成为对抗起来……所以毛的那两集反而觉得不错,因为是互知规则的游戏。

    2,当初就跟nosnow抱怨过,我不DJlulu的缘故,是因为他打着建立新世界的幌子,满足的不过是一己一家的私欲……所以就导致小子的理想既幼稚又肤浅。不过后来想想他也只有十七岁,我十七岁的时候还不知道在干啥咧……其实我看动漫很少这么清楚地意识到主角的年龄局限。不过也由此对夜神月的感觉提升一点。话说我当初一直在说,月和L其实都是类似的人,区别只是月不知道自己幼稚,而L知道自己幼稚……所以我比较喜欢L。可是月只有十七岁,而L虽然外表跟他年龄类似,但其实已经是起码大他十岁的成年人。所以我拿他们俩来比成熟本身不公平……这个道理早有人讲过但我现在才意识到了- -。啊还是奇怪的逻辑……

    3,不过由此觉得,lulu的悲剧之一,其实是他在心智未成熟的时候,就接受了超过他所能承载的能力……如果按他原来的步伐一步步爬上去,未必不会成功;如果他到25岁以后才接受gease,也不会搞得像现在这么轻率……但不幸的就是他获得这种能力太早了,如小鬼驾驶野马,再聪明也得掉下来……如此说来毛其实也是一样,他更加倒霉,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被误了终身……CC你这个毁灭正太的坏蛋!

    4,同样的,尤菲的存在本身也是个悲剧,不说她本身如何,以学生的阅历和心态来担任副总督的要任,丝毫没有任何好处……事实证明姑娘其实也没有任何作用,除了做了朱雀和国家之间的枢纽,而这个枢纽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违背制度的偶然因素……而她下令屠杀的被执行也只能说明这个国家和政府机构没有承受一个脑子进水的领袖的能力。至于lulu的错或者尤菲的错倒在其次……但还是要顺便再吼一声这个设置太恶劣了啦!我当初听茶花讲“染血的骑士姬”还一心以为尤菲同学是大义凛然挺身作战跟lulu正面交锋挂掉的= =

    5,朱雀的问题并非在于伪善或者空洞的大义。我倒是觉得他完全没有做出选择并承受选择的能力……其实奇迹的藤堂大哥奉劝他的那句话没错,既然做了选择就应该一条道走到黑……
    但朱雀同学虽然怀抱着美好的改良主义的理想,其实并没有对此理想做什么的能力,还是要随着不断掉到他脑袋上的命运而逐流,无论是作为士兵、囚犯或者骑士(当然这其实不是他的错= =虽然废柴点但我们也都是废柴……不过值得注意的一点是,朱雀从来没有反抗过这种命运)。
    ……呃,换言之,朱雀的悲剧是在他很想做点什么但其实做不到任何事,导致他无论坚持什么理念都非常无力。大义只是再加深一层这种无力而已……因为做好人比做坏人困难和废柴是定律- -。那时就跟nosnow说你看他有这精神还不如直接去对尤菲用美男计呢……

    其实这种悲剧大概在一开始他弑父的时候就种下了……事实上那时候他作为一个孩子完全没有承担自己的选择的能力。这种行为到底是对是错的疑惑从此伴随他并再未被克服。道德感在朱雀这里反而成为桎梏。未能突破这种桎梏建立起自己个人的正义,因此他之后尽管坚持大义但再怎么看也都是世俗的理念(当然即使是因为世俗理念而成为好人那也还是好人),而非经过思考和取舍做出的选择,这也就是他一直被质疑后来的手段正确道德观和原先弑父的结果论的矛盾……
    一心求死是另一种无力感的表现。朱雀不是特留,他并不伪善……他只是站在一个应当清醒的位置而不够清醒。当然可能清醒而废柴着更可悲呢……

    不过现在朱雀的存在,的确变成了,只是阻碍lulu的一枚棋子。无论是正面还是负面的作用……而从另一方面讲,是lulu的存在决定了朱雀存在的意义……但如果说lulu的幼稚和轻率决定了他的宿命,那么朱雀的未来,已经和lulu绑定了,lulu成功,他就作为障碍被碾碎;lulu失败,他势必同归于尽……无法逃脱也不能成为建设新世界的人。

    6,没想好……||||||||||

    7,为虾米一个过渡贴也能写得如此长……

    分享到:

    评论

  • 犹犹豫豫地还是跑来打搅了&amp;gt;//&amp;lt;
    是有关找文的事情,千山姐姐如果方便,能否加我Q,鞠躬。
    150869163
    博主 对 冰辰 的回复: 2007-05-13 20:40:42
    已加~
    不过下面要出差大概一周不能爬上来
    方便的话发信箱吧^^:dance_in_babylon@163.com
  • 原来L比我家精英同学大这么些岁数!我说,L,你一个大叔欺负一个17岁健康向上且正在成长发育的正太,你不害臊吗你(叉腰)。最后还被正太给灭了(得意)。
    所以说,大场同学给我们讲述了一个正太必然毁灭大叔的故事,是以月灭L,小M和小N灭月。如果有第三部,那就是讲述L私生的小正太为妈妈爸爸报仇的故事……

    博主 对 loli 的回复: 2007-05-13 01:53:57
    其实我忘了他有多大了……爆。
    为妈妈报仇ME可以理解,为爸爸报仇……他是要去黑了海砂的邪教么: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