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7-12

    Anniversary - [Flowers in the Mirror]

    在爬了以后再说仙流日貌似没什么太大意义,只能教导人民什么叫做活报应……当年萌ALLCP乱斗萌得天昏地暗,如今终于也会跳着脚说“谁拆我家的王道官配我跟谁急”,当年写起文来务求暗黑诡异杀人无数,如今愿意用所有的结构文笔节奏来换一个HAPPY END,至于当年被高岭之花这个词雷到九霄云外的我,如今终于看到了一个活的高岭之花这种事……这个不在讨论范围内。
    而如今再想起FUJIMA KENJI君,发现我居然不记得他的脸。虽然写了那么多年的同人,但是最终发现,也许映照的不过是我自己内心莫名其妙的幻想的执念。
    然而即使是对于这种内心的幻想,当年我发HC的时候,那罗罗嗦嗦的劲头和如今HC堂本51君一样的热血。只不过对于二维的人物可以长篇大论阐释“我心目中的某人应该是如何如何”,对于现实的真人,只能在心里念一句请相信免惊吓。
    我曾经想在平坑的时候,在浪淘沙的后记里说,这一篇其实是一次背叛,从蝶影的自原创而入同人,浪淘沙会再从同人走回原创,最终表达故事的欲望超过表达同人的欲望,它的完成就是我对于SD同人的告别……不过这一次背叛太过彻底,因为已经颓废到连表达自己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的地步,结果变成同归于尽的结局……当然万一哪天其中一种心情复活了又跑回去平了也说不定,谁知道呢。(此话勿当真,自从我爬了SD同人,就废了一个高中开始全心全意写的巨坑= =)
    反正现在也是蹲在KK同人的大塘子旁边拿着瓦片打水漂而已= =。
    所以……我其实是周期性专一的而且一爬就爬得干净彻底毫无记忆,如果心怀怨恨大概还能留着点对前男友的纠结,如果没受过虾米伤害……呃那就完全可以当作不存在?

    这时候就发现五年前上海南京路的仙流大屏幕其实还是有意义的,虽然我那时只是迷迷糊糊跑去一趟和无数人擦肩而过和无数人对面不识,但是每年今日都可以怀念一把(= =),在msn上挂起来也会不时有人跑来戳我说“哎呀那天我也在场”或者是路过瞟了一眼……这个也算是共同记忆吧。

    ——我是下面随便记点的分割线——

    1,最近KK过于高调粉红尤其是堂本二爷那叫一个服务群众搞得我都不知道说虾米好= =。作为一个伪正直的LL饭,脸上说着“哎呀你们还有TX饭的心情是好事”,心里……啊还是蛮high的。
    不过最近那些TK风的海报和表纸是怎么回事……堂本51君,虽然我天天说你高岭之花说你花魁出烈女说你奥斯卡公主百合走天下,但是其实我还是坚定不移地相信你是一个攻的TOT。
    ……不过茶花说我RP很差每次雷什么来什么,雷明月光头哥就开始写汗水日记,雷光受TK就开始高调上扬……所以我其实应该改个说法?
    但我好像没什么好雷的总不能说我雷你们你侬我侬柔情蜜意……难道要雷二位真刀真枪不成= =。
    那么……随便吧= =。
    此外老俱看着真河蟹啊虽然隔壁君建议那个白沙发可以换成一张床……
    不过大家在太一大舅子面前还是收敛点好>o<

    话说我前两天突然想到,堂本51君对于他喜欢的人,比如baby啊244啊,最高评价是“不说话也可以感情很好的,理所当然的存在”……
    鉴于这二位在别人身边都没这毛病,所以问题应该出在51大爷您自己身上?
    所以大爷您的平生理想就是把别人变成自己的空气把自己变成别人的空气……么orz。

    2,泷与翼的新单曲武士封面大萌!简直是浪人和花魁的配搭啊……当然为什么浪人是283花魁是泷大头这个人民没太明白。
    闲情TT楼的姑娘说想起了混沌武士,这个也大萌。大头仁和翅膀无幻……啊呀呀呀呀呀。翅膀君正好你最近添了小侄女,与其带去代官山疯狂购物,不如带出来进行向日葵武士大冒险吧~~心心。
    另外泷泽演舞城场刊超级美丽。头哥您真是正看反看上看下看都是美人一枚……
    不过那个日程也太恐怖了,ENDLESS SHOCK好歹没有连续两场超过两天的……

    3,我决定在番茄君红之前都做他的饭!握拳。
    ——是说这也没什么好宣布的= =。
    另外YOU在花样少男少女中的形象真是个帅气版马文才。

    4,既然隔壁那个叶开和傅红雪的本子没8出来,我把这个顺手贴了……还是东邪西毒的冷笑话,不要问我为什么对这个本子有执念= =(好吧其实这也是一种上句型……)。随便写写,无逻辑无理由无cp,走形到底雷人不负责。




    ——我是老规矩慎入分割线——


    244:很多年后,我有个名字叫Endlicheri☆Endlicheri。任何人都可以换个新名字,只要你不惜放弃一些东西。我不在乎其他人怎样看我,而我的相方,他说他不介意。

    TAKKI:我以为这世上有一种人是永远不会伤心的,因为他们已经够强。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我憧憬过这样一个人,他的相方曾经说他天下无敌。因为他PIKAPIKA地在帝国剧场的舞台上飞了起来,所以很多年后,别人叫他会飞的王子堂本光一。

    51:今年是KK十周年,团饭和O饭照例有争吵,这种事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在周年纪念的时候,随着我们的SOLO活动越来越繁忙,这种争吵会尤其的激烈。

    244:一个人做了十年以上的偶像,总有些事情不愿再做,总有些人不愿再管。少年的时候学习妥协,长大以后就开始学习拒绝。其实应付fans很简单,但我们并不想这么做。

    283:在周年纪念的时候大家都觉得应该做点什么,但总是迟疑着等待别人先开始。每年初的这段时间,我都会陪光一前辈在帝国剧场演出,从SHOCK到ENDLESS SHOCK一直如此。不过今年我没有去,因为我同我的相方去开了春con,在T&T的五周年。但是ENDLESS SHOCK依然没有改变地进行着……只是男二换成了斗真。然后,刚在东京台场建起了属于ENDLICHERI的新的水槽。

    244:我一直在想,在每一次SOLO的时候,如果光一对我说“请不要……”我到底会如何选择。但我没有碰上抉择的机会,因为他从未说过。
    我知道我们会无条件地支持对方的决定,无论这个决定听起来有多么的疯狂。

    51:我不知道刚是不是真的相信爱可以拯救别人,还是因为没有别的可以相信——就像是SHOW MUST GO ON对于我那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信念,在别人看来可能很无稽,自己却会觉得那很重要。有时候我想,刚和我说不定其实是同一类人。

    TAKKI:每个人都是这样,受到一次伤害,就会想着让自己变得更强一点。不管用什么方式,在舞台上飞起来,或者换一个新的名字唱一种新的歌。后来,当我看见山P开始走我走过的路的时候,我很想告诉他,其实无论变得多么强大也不能避免被伤害,哪怕你把自己变成小白龙,或者是一个会飞的王子。要想不被伤害,只有两个办法。

    283:——或者忘记对方,或者忘记自己。

    244:有人说过这世上有一种病,叫做失忆症。如果你愿意,你可以让自己得上这种病。我曾经想过是不是应该试试。但是好像光一比我先患了这种病……从不知什么时候起,他忘记了很多东西。

    244:我们上一次谈心是什么时候?
    51:我想不起来了。
    244:那你还记得这十年的事吗?
    51:我也不记得了。
    记者:光一先生请问您对于相方的SOLO活动有何看法?
    51:呃……TANDORICHICKEN?

    283:年少时候的堂本刚,是一个太过温柔的人。他很容易去爱别人,也很容易被别人爱。所以,他被很多人伤害……也伤害了很多人。
    其实ENDLICHERI和堂本刚,只不过是一个人的两个名字,在这两个名字下面,藏着一个受了伤的人。

    244:你知道团CON和SOLO的区别吗?团的时候你越唱越快乐,SOLO的时候你会越唱越悲伤。
    283:那么前辈为什么还要SOLO呢?
    244:因为只有一个人的时候,你才可以哭。

    283:但我终于没有见过刚在SOLO时候的眼泪。我只记得光一哭过,在那一年的SHOCK的舞台上。那个时候,我觉得我被吓到了,就好像光一君一生中仅有的眼泪,突然在那一次全部落了下来。
    后来,我去看刚的SOLO和光一的SHOCK的时候,他们两个显得非常非常的开心。
    再后来,我也一个人站到舞台上。但我想,我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他们的高兴和悲伤是因为什么。

    TAKKI: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喜欢和翼的关系,可能是因为它够简单。但是看着KINKI KIDS前辈的时候,偶尔也会觉得有点妒忌。我曾经也有过这样的机会,不过还是选择放弃了。
    可能对于很多人来说相方代表着挚友亲人爱人兄弟之类的关系……但对我来说,相方只是你现在紧紧握在手中,并且希望以后也不要放开的人。
    我说过团的时候我会比SOLO更轻松,我是认真的。

    244:从台下往上看,翼很像一个人。
    其实我想我是羡慕翼的,从他身上可以看到当年的自己。也许我曾经有可能成为翼那样的人,温和地坚持地与这世界保持着距离,不让别人受伤也不受到别人的伤害。不过我未能做到,或者为时已晚。

    51:有人说一个人烦恼是因为脑袋里还有胡思乱想的空隙,所以我用工作把那些空隙填满了。从那时起,我忘记了很多事。还能记得的,是我只有唯一的一个相方。

    斗真:SHOCK千秋的时候,我和光一君在卡拉OK合唱了《除了你谁都不爱》。以前也有人跟我合唱过这首歌。我知道我和光一前辈都不是为了对方唱的,但不知为什么唱得很投入。
    很多人都说不明白光一前辈和刚前辈之间的关系。但是我突然觉得,也许前辈并未刻意隐瞒什么,只是因为他们走得太远,把我们全都抛在了身后。

    51:如果你不想去想一些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完全不把它放在心上。我曾经试图回忆我们是如何走到今天的,但却只记得十年以前的事情。其实小的时候也很好,可惜已经不能回头了。我知道我随时都可以说出“让我们重新开始”那句话,但我却忘记了开始的地方。

    斗真:听说X要复活的消息的时候,我兴高采烈地给翼打了电话。翼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然后说:有些东西可以回来,但有些东西永远也不会回来。
    但是我想,不回来其实也没有关系。能够面对着未来一直走下去,也不是一件坏的事情。

    P:年初的那段时间我有时会望向帝剧,我知道那里有个人,他的相方说过他天下无敌。我也知道本该成为我的相方的人在他的身边与他共演。那天下午风间和小纯去看了演出,3tops齐聚于帝剧。那个地方本来应该有一个空位,但我不知道是否已经消失。
    其实也许相方只是一个符号,就像所有的海誓山盟也不过是语言;但是有人对我说过,当你对于得到和失去都已经变得麻木的时候,你唯一能做的,就是让自己不要忘记。

     

    分享到:

    评论

  • 让我惊的是有些表达的东西听起来很聪明只是因为说法悬乎,语言真伟大。
    博主 对 naso 的回复: 2007-12-07 22:50:21
    呃……这么久远的贴被回了有点不知说什么好……请向王家卫老师致敬。
  • 啊啊啊~颇为有趣
    文字和结构还是很重要的呀!
    很多happy end,也还是想上句形的。
    博主 对 隔壁君 的回复: 2007-07-14 01:03:50
    这不是相对来说的么……:P
    不过HE的话,最多想关窗口……T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