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13

    【DV版】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 [Flowers in the Mirror]

    1

    谁都没有事先告诉我他们要来。
    那时我正蹲在自己的床上,把收集的那些色情杂志一本本摊开,按照它们的颜色和大小加以分类。这种事无需遮掩,虽然看起来有点奇怪。
    门外传来女孩子甜美高亢的声音,还有男孩稍低一些的声音。不是关西话。Yoko和Hina的声音夹杂在他们中间。要把那片摊开的杂志收起来已经来不及。我把它们向里面推了推,然后跳下床来。
    Yoko推开门,皱了皱眉头,侧身让他身旁的女孩子进来。女孩有张圆圆脸,穿着小碎花无腰连衣裙,我恶意地觉得这样子让她看起来像怀了孕。她盛气凌人地俯视着我。
    “就是这小孩?”
    我讨厌别人轻视我的身高。不过没办法。她身后的男孩子也跟进来。他有一张精致的面孔和心不在焉的神气。似乎被床上那片花花绿绿的杂志引起了一点好奇,他的目光在那里停留片刻以后,转向我。
    “他16岁了。”Yoko说。这时候Hina也走进来,表情沉重地看着我。
    “Ryo。”他说,“我恐怕你得去东京一趟。最近吃的东西太少,咱们这一大家子分不过来,你知道的。”
    我想着冰箱里的饭团。他们一定已经把我的那份给分掉了。
    我不情愿地开始收拾床上的色情杂志,然后把它们塞进床底下。我一次拿得太多,杂志从我手里掉下来。有一本落在她的脚面上,上面白晃晃的肉体十分刺眼。她嫌恶地轻声叫了一声,把它一脚踢开。这是个坏孩子。她肯定在心里这么说。
    “Masami。”那男孩轻声说,面容温和。我看着他心想,他比那女的好看。
    Masami看起来还是不怎么想和一屋子裸女杂志呆在一起。她转身走出去,那男孩跟在她身后。我仍然慢吞吞地收拾我的杂志,想着我的饭团。Yoko走近来,拍拍我的肩膀。
    “你记得上次给你看的那幅画吧?他是Yamashita,那个作者。”他轻声笑出来,“在东京你想吃什么都行。真的。”


    2

    坐新干线的时间没有我想象的长。他们俩坐在对面的位置上。Masami靠近Yamashita和他低声的谈话和笑。Yamashita一直沉默着,偶尔用点头表示答应。他的眼睛看着车窗外掠过的风景。
    开门的时候Masami大声宣布:“我回来了。”但屋里没有人答应。她挺失望地叹口气。
    “Erika不在。”她领着我到楼梯旁边的房间。屋子又小又暗,像一个洞。
    “你就住在这里。”她宣布,“这房间好像一个洞……我们可以叫你洞洞。”然后像找到了一个好笑话一样开始笑个不停。Yamashita抿一抿嘴。我一言不发,决定对和蹭饭无关的事不发表意见。
    “那边是Yamashita的画室。”Masami指指我房间的对面,“在每天早上他工作前,你要把那里擦干净。”
    看见我有点不情愿的样子,她补充:“Yamashita要画画。你是男孩。”
    我后来发现她从来没有走进过画室。


    3

    我小心地掸掉桌面上的灰尘。它们和画室外相比像属于另一个世界。窗子的边缘必须爬上凳子才能擦到。对面的画架上有张未完成的肖像。那是一个年轻男人半侧的脸。我的动作不由得停下来。
    这时候背后有人说:“你不常看见这个吧?”
    我没有听见她进来。Erika靠着门站着,抱着手臂。她很漂亮,但眼神和嘴角的线条显示出她的强硬。她微微扬着头,眼睛朝下看我。
    “小鬼。”她说,不过我很诧异自己对这个称呼居然不那么讨厌。
    “你不是唯一一个在他的画前发呆的人。”她笑笑,走近画来,“那是Saki的男朋友。不过他画得太好看了一点——比本人好看多了。”
    我仿佛听过Saki的名字,说她常来拜访Yamashita他们,似乎她觉得让Yamashita给她和她的朋友们画像是一件可炫耀的事。我看着画里的男人。不是十分抢眼的面孔,带着有点勉强的笑容。淡淡的光影之下,眼神仿佛飘忽不定。
    “你觉得这幅画完成了吗?”Erika问。
    我看着她,思考她话里的深意。“还没有吗?”
    “这画已经画了很久,他大概还要改动一些东西。”她冷笑了一声,“不过,我恐怕等到他觉得完成的时候,Saki已经把男朋友给换了。”


    4

    Saki的来访是不久以后。大家好像都把这当成一件大事。Erika说要开Party,指挥着大家做这做那,显示出她是真正的一家之主。Yamashita沉默地听着她指挥。Masami也很起劲,不过我知道大家只是让着她。
    “Yamashita,试试这身西装。”她捧着西装跑过来,我知道这是她亲自挑选回来的,我看见她像对待皇帝的礼服一样把它熨平。Yamashita朝她笑笑。他的笑容很浅,好像总是有所保留似的。我一直在想他是不是不开心。
    Masami很开心。她穿着她最喜欢的裙子,相貌可爱笑容甜美。但我仍然恶意地在心里想那条裙子让她看起来很像怀孕。
    Erika仿佛看出我的心思,敲了我的头。
    “去,买点肉回来。”
    我去她指定的铺子买肉。东京这地方我到处都不熟,我一直很担心迷路,不过还是找到了。卖肉的大叔从柜台上面看我,笑了一声。
    “小孩。”他说,“你家长叫你来的吗?”
    我没说话,看了柜台里的肉一眼,板起脸来。“这不新鲜。”
    “Eita,”大叔朝柜台里喊,“把里面的那块拿来。”
    一个高高瘦瘦的少年顶着一头乱毛跑出来。他的耳朵很大,像是猴子耳朵。“可是那是留给——”他看见我,摸了摸我的头,眼神温柔。
    我付了钱,没有多说一句话。


    5

    Saki这次带来的是女伴。她的长相和关于她的许多传言不合,不是标准意义的美人但容易让人亲近。据说她追男孩子无往不利。Masami好像很喜欢她,而Erika把对她的不满摆在脸上。Yamashita默默坐着低头吃烤肉,我想他还挺能吃的。其实他和Masami穿得整整齐齐坐在一起,像一对做工精美的洋娃娃,相当赏心悦目。从头到尾他不看任何人,只是在Masami和他讲话的时候转过头去朝她微笑。我想这是Masami从来没有把Saki、Erika或者任何人当作敌人的原因。
    Saki正在看Yamashita的画。“我好喜欢。他画得比本人还要英俊。”
    Erika抬抬眼睛。她穿的是一件黑色无袖礼服,光彩耀眼。“你还没和他分手吗?”
    “还没有,不过也快了。”Saki好像没有生气,但我从她瞟向Erika的眼神里看到了挑衅的神情,“但这幅画我还是要拿走……留个纪念也不错。”
    我讨厌这种气氛。关西人不会这个样子。我想知道Erika是否喜欢Masami。有时候她对Masami很亲切,但有时又仿佛带着嘲笑的口气。这个时候Masami觉察到了她们俩之间的敌意,朝两边都笑一笑。
    “好啦好啦,来吃烤肉。”她说,就像她是亲切的小母亲那样,从篦子上把肉往下夹,分到大家的盘子里去。我看着她笨手笨脚的样子,想着是否有必要帮忙。Saki注意到我,伸手过来捏我下巴。
    “好可爱啊……12岁了吧?”
    “16岁了。”我躲开她的手。Saki弹了下手指,冲着Yamashita一笑。“下次画这孩子怎么样?”
    Yamashita朝我瞥了一眼。
    他每次看我的时候,总好像看的不是我,而是我身体里别的什么东西。
    “Yamashita的眼睛里有另外一个世界。”Erika和我这么说过。
    我很想知道他到底看到了什么。


    6

    Saki要Yamashita画她。我不知道Yamashita为什么答应——又或者他从来就没拒绝过。Masami有时在外面喊他,理由各种各样,于是他不得不停下工作,但他对此毫无怨言。我在想这是否是Masami从来没有走进过画室的代价。她看起来和这间画室里的一切格格不入——凌乱的草稿,横七竖八的工具箱,以及画板上未完成的,带着未曾被捕捉过的表情的那一张脸。
    他要我替他削铅笔。我觉得这个要求颇莫名其妙,不过也没什么不好。Saki在画室里摆姿势,他看着她,仍然是像在看她以外的什么东西。我在他身后的桌子旁边,用小刀把每支铅笔削成他需要的粗细程度。Saki的眼神一直向我瞄过来。
    她走了以后Yamashita一直看着草稿。我知道他不太满意。
    “姿势应该做一点调整。”我突然说,“下巴再抬起来一点。手……手这个样子。”
    他盯着我。我做样子给他看,突然想到这样的自己在他眼里大概很好笑,放下手来。不过他没有笑,表情很认真。
    “我试试看。”他说。
    我没有告诉他那是我喜欢的某一幅色情照片的样子。照片中的女人当时是裸体。
    第二天他果真叫Saki摆这个姿势。Saki抱怨了一下很辛苦但还是遵从了。
    这天结束的时候Saki走到他身边来看那幅画完成的情况。她说她喜欢这个造型,看起来很妩媚。我想到那幅照片,其实很想笑,但是不能破功。
    “真的不画这个孩子吗?极品正太呢。”
    Saki伸手来捏我的下巴,突然顿住。
    “小鬼。你长高了。”


    7

    那一年里我长高了30公分,比Masami,Erika和Saki都要高。不过还是比他要矮。
    Yamashita在画一幅关于Saki和她的新男朋友的画。Saki要求把他们两个人画在一起。她说这次绝对不会分手了。Erika听见她说这个的时候不置一词,只是冷笑。很快又经常只有Saki一个人来。这种时候她要我顶替一下她男友的位置。我没有拒绝。
    终于有一天Saki看看Yamashita的画,又看看我。
    “我说,你把我旁边的人改成他好了。”
    “不。”这可能是Yamashita拒绝她最干脆的一次,“会很麻烦。”
    我去买肉。我现在和铺里的大叔已经很熟,也不再担心在东京迷路。Eita也在长高,甚至比Yamashita还要高。
    去买肉的时候和大叔聊天,讲到Yamashita给Saki画画。Eita在旁边安静地听我描述整个过程,Saki如何任性的嫌东嫌西,Yamashita沉默地听着她的要求。大叔看着我笑:“都在传你和Saki的事。”
    “诶?”我说,“她有男朋友……”
    “女人的心是很难明白的东西。”大叔笑,“如果你和她呆在一幅画里,谁会不觉得你们是一对?”
    “Yamashita不会画的。”我回答,“他不会干这种无聊的事。”
    我离开的时候Eita跟出来。
    他轻声说:“别牵扯上。会很头痛。”
    “我不喜欢Saki。”
    Eita深深看我。
    “我不是说Saki。你知道的。”


    8

    我打开门的时候发现Yamashita站在门口。我向里面张望一下,Masami和Erika都不在。
    “Ryo,到画室里来。”Yamashita说。我走进去,他示意我坐下。我环顾一下才发现这是给Saki画像的时候她的位置,懵了一下。
    “现在看我。”他安静地说。
    我想他真的是很漂亮,甚至比Erika还要漂亮。他的眼睛注视着我,仿佛要把我身上某一部分给挖出来。
    “不要动。”
    我差不多呼吸停止。他要画我了。
    我想到Saki的男朋友捉摸不定的目光。“你要把我画成什么样子?”我问。
    他似乎没有想到我会问这个问题,怔了一下。
    “我要画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样子,Ryo。”他说,“单单只是你。”


    9

    我不知道他画那幅画打算干什么。说不定是给Saki。我常常幻想Saki有个秘密房间,里面收藏了她所有交往过的男友的画像。这个幻想让我毛骨悚然。我不想成为那秘密房间里的一员。不过我没有和任何人讲,因为太过可笑。
    Yamashita总是要我在Masami不在家的时候到画室来。这表明他承认他介意让Masami知道这幅画。从Erika在饭桌上看我的眼神,我想她是知道那幅画的存在的,虽然我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我们心照不宣。在Masami的面前我们提另一幅画,给Saki的画。我对自己的表里不一感到内疚,不过想到只有Masami一个人不知道这事就又有点替她悲哀。
    Saki这些时间一直都是一个人来做模特。Yamashita的画接近完成,她旁边那男人的存在如今看起来多少有些尴尬。我想她一定很想把他从Yamashita的画上抹掉,但那样她身边就会留下一大片空白,无法填补。
    Masami在喊Yamashita。他放下笔走出去。Saki站起来,活动一下身体。我低头削着铅笔。她走到我的身边,把头搁在我的肩膀上。
    “呐,和我一起吧?”
    我转过身用力推开她。“不。”
    “为什么?”
    “你长得太丑了。”我看着她的脸回答,“没有别的原因。”
    她的脸色变了。这时候Yamashita回来,她退到自己的位置上。


    10

    Erika在早餐桌上宣布她要和Masami一块出去。Masami显得很兴奋。我和Yamashita交换了一个眼神。
    Yamashita站起来。“我去洗碗。”
    Erika化妆似乎耽搁了一点时间,Masami到门外的时候,她才提着小手包袅袅婷婷走到玄关,换上高跟鞋。
    “小鬼。”
    即使我长高了,这个称呼她也从来没有变过。我朝她走过去。
    她意味深长地看着我。
    “我们晚上回来。好好看家。”


    11

    Yamashita的笔在纸面上沙沙地涂。我不知道他把我画成了什么样子。然后他抬头看着我,皱起眉头。
    “衣服,是衣服的问题。”
    我看着自己身上的套头毛衣和牛仔裤,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Yamashita站起来走出去,把我一个人丢在画室里。我有点紧张地四下看。过了一会他回来了,拿着一套西装。
    “穿上它。”他说,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那是他第一次命令我。
    我看着那套西装,心想那是Masami亲手选定叠好熨平的西装。在Saki和她的朋友到来之前她给Yamashita穿上那身衣服,替他打好领带。他们就像两个精致的洋娃娃站在一起。
    “不,我穿着不合适。”我说,想着Yoko他们看到这场面会笑死。
    “穿上。”他固执地说,动手把外套往我身上披。我看着他的眼睛,那里面像有火在烧。我没有办法拒绝。Yamashita的西装对我而言有点大,不过套在毛衣外面还算合适。他把衣服的褶皱拉拉平,用审视一般的目光看着我。
    “还有裤子。”
    “你只画半身而已……”我微弱地抗议。我不想在他面前换裤子。在牛仔裤下我穿着一件很多彩条的裤衩,很有关西风格,但我不能让他看见。
    “衣服裤子不匹配看起来不舒服。”他坚持说。
    “好吧。”我说,接过裤子,但站着不动。
    他明白了我的意思。“去换。”


    12

    我在自己的房间把西装裤给穿好。其实我拒绝换裤子并不单是因为我的裤衩的缘故。Yamashita的裤子对我而言太长。裤脚全都堆在我的脚面上。我想把它们卷起来又觉得很乡下人。我回到他眼前去,拖着裤脚,感觉简直是耻辱。我想着Yoko和大家笑翻在地上的样子。
    他没有再说一句话,开始画。我看着画架背后他的脸,低垂的长长睫毛下的阴影和被窗外阳光勾勒出的秀美的面部轮廓。他不时抬头看我一眼。我们凝视着彼此,什么话也不说。我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最后他放下了笔。
    “好了。”他说。
    我回到自己的房间去换裤子。解开皮带的时候听到背后门的响声。门没有锁。我没有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进来。
    我手一松,裤子掉在我的脚下。我的彩条裤衩暴露在他的视线下。我艰难地把腿从西装裤抽出来,就这样转向他。
    他的样子很吃惊,然后开始放声大笑。
    我想这是我第一次看见他笑成这个样子。一直到我换好裤子,他的笑才停住。
    有人按了门铃,我跑过去开门。Saki站在门外,看见我的样子,表情呆了一下。
    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没有把西装脱下来。


    13

    Saki那天据说只是来顺道探望一下Masami和Erika。我很担心她会坐到晚上以至于我没有脱掉西装的机会,不过她很快就离开了,说隔天再来拜访。
    隔天她果然来了。Yamashita不在家。她和Masami扯着女孩子的话题,Erika在旁边沉默地听着。我不是一个喜欢听壁角的人,但我怕她会提起什么事。最后她终于走了。
    Masami送她到玄关。我听见她在玄关提高声音说:“今天怎么没看见Ryo?”
    我不情愿地出来。她看着我,脸上带着玩味的笑容。
    “Ryo还是很帅的,是吧?”她说,朝Masami瞟了一眼,“我喜欢男人穿西装的样子。非常英俊。”
    “Saki。”Erika突然开口,声音严厉。Saki笑了笑,转向Masami。
    “代我跟Yamashita问好。”她说,笑容微妙,“Masami,你从来没有在画室里看过他的画,不是吗?”


    14

    Masami关上门,然后朝画室走过去。Erika看看我,摊一摊手。
    “Erika!”她在画室里喊,Erika耸耸肩走过去。过了一会她探出头来,朝我招手。
    “Masami要你过来。”
    我不情愿地走过去,心想我不是太擅长应付这种像是抓奸的场合。
    那张画就在画架上。画面上的我凝视着前方,穿着Yamashita的西装。我瞟了一眼,觉得自己的表情里有点狰狞到陌生的味道,看起来好像衣冠禽兽。Masami咬着嘴唇看着我。Erika不动声色。门口传来钥匙插进锁孔的声音。
    “你在干什么?”
    我转过头,Yamashita站在画室门口。我们都在画室里,他却只向Masami发问。
    Masami的样子很生气,让她可爱的脸有点扭曲。
    “你的西装?”她指着画问。我想她其实想说的是“我的西装”。
    Yamashita点点头。
    “我要他穿的。”
    Masami拼命咬着嘴唇。我知道她很想爆发,但也许她从来不知道该如何爆发。我有点遗憾地想他们太宠着她了。她什么都不知道。
    “为什么你从来不画我?”她问。
    我很诧异她这么久来从来没问过这个问题。
    Yamashita冷淡地看着她。
    “你不属于这个世界。”他说,“你本来就不是。”
    Masami愕然看着他。她从来没有见到过在他温和的外表下隐藏的冷漠,就像在他随遇而安的表象下隐藏的那种固执一样。她不知道那种东西一旦刺穿表面,就像刀子一样足以致命。
    “而他却是的?”她问,声音在发抖。
    他不回答,而她已经不需要答案了。她四面环顾。我盯着她。我知道她在找什么。
    她找到了。她抓起铅笔刀,对准画面上的我。
    但我动作更快。在她将要把刀子戳进画上我的眼睛的时候,我抓住她的手腕向后一扯,把刀从她的手里夺下来丢在地上。
    Erika和Yamashita都像吓到了。
    我用力一推,Masami摔倒在地。我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抓住她的头发用力一扯,给了她一个耳光,然后又一脚踢在她身上。
    她惊恐地看着我,竟然忘记尖叫和逃跑,只是努力蜷缩起身体,用手臂紧紧护着头脸,在我踢到她的时候不停地咳嗽。
    我停下手来。她抬起头,从散乱的头发间隙望着我,眼神充满恐惧。画室里面死一样的安静。我退后了一步,没有去看Yamashita。
    Erika看着我,漂亮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Run,boy,run!”
    她突然大声说,发音无比清晰,我第一次知道她英文说得这么标准。
    夺门而出的时候我想Yamashita是对的。
    那是我从第一次见到他们起就想做的事。


    15

    Yoko和大家对于我蹭饭失败这件事没有发表任何评价,好像东京的事没有发生过一样。有时也会有些消息传到关西来。有人说Erika去了英国并在那里结了婚。Saki据说有了新的男朋友,这次的确是以结婚为前提,因为对方的年收入有100亿。关于Yamashita的消息很少。Eita有时来看我,来的时候总会带来火腿或者别的什么,大家都很高兴。
    有天Hina接了个电话。
    “Ryo。”他叫我,说Masami要我去一趟。
    我不情愿地站起来,心想新干线实在很长。


    16

    再次走进那所房子的时候我觉得好像一切都没有任何改变。画室的门关着。Masami在大厅里见我。她坐在椅子上,看起来相当的憔悴。我看到她微微膨胀的肚子,感觉很不习惯。虽然一直在心里讽刺她穿衣服像孕妇,其实我没有真正想过她怀孕的事。
    看见我的时候她眼神瑟缩了一下。我对此感到相当抱歉,不过说对不起也没有任何意义。
    Erika抱着双臂站着,从她身后面无表情地望着我,好像我们根本不认识。我看她的手指,那上面并没有戒指。
    “他要把这个给你。”Masami艰难地说,从她旁边的桌子上把一套西装拿起来。她的手指慢慢摩挲着西装的领子,袖口,以及我所讨厌的裤脚。
    我没有问Yamashita去了哪里,也没有问孩子的父亲是谁。
    “我不需要。”我说,这是真话。在关西没有人会穿套西装满街晃。
    “那是他的意思。”Erika终于开口。
    “那幅画呢?”我问,想着它是否成了Saki的收藏的一部分。
    Erika看着我。“Saki说她不要。那幅画很长时间都没人拿走。他把它放在客厅了。你要知道Yamashita真正坚持什么事的时候,谁都没有办法。”
    Masami打了个寒噤。我看着她,想着那段时间里她每天都生活在我的阴影下。如今它终于和Yamashita一起消失了。只剩下这套西装。她必须把它从她的世界挪走。永远。
    我从Masami手里接过那套西装。她的手指碰到了我的手,强烈地颤抖了一下。
    “那我走了。”我站起来。Erika冷淡地点头。Masami低头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好像没有听见。
    打开门的时候Masami小声的哭声从背后传来。我回头看了一眼。
    Erika俯下身来,轻声地说:“好了,没事了。”
    她的手臂环绕着Masami。
    像桎梏一样。像护卫一样。


    17

    我拿着那套西装,在东京的街道上乱转。不能把它拿回去。Yoko他们会笑死。
    何况它本来就一点都不合身。
    看到二手店的牌子,我走了进去。老板用挑剔的目光看着这套衣服,然后给我几张钞票。我把它们塞进口袋,吹着口哨出来。
    旁边有家点心店。我走进去,很豪爽地把钞票拍在柜台上。
    “我要所有的布丁。”
    我在柜台边上等着他们把布丁给我装起来。帮工的小弟手忙脚乱地把一本在看的色情杂志塞到柜台底下。我朝他勾勾手指。
    “这个可以给我吗?”
    他莫名其妙地看着我,把那杂志和布丁们装在一起。
    我捧着一堆布丁上了新干线,看着车窗外的风景。那本杂志掖在我的怀里,我决定回去把它藏在床垫下面。
    永远不会有人找到它。
    看到这么多布丁,Yoko会很高兴。今天我们终于可以吃到够了。

     

    ——END——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小西点 2009-04-13

    评论

  • 泪喷。我感动了T T

    这真是天鹅孔雀鹌鹑和公鸡的爱恨情仇T.T
    又不尽然那么爱恨狗血,薄怒通俗的样子,透着kuso那么的萌,捶地。。。虽然世间的确没有不狗血的百合- -

    只是最后一是怀孕二是失踪,我怀疑画师在结婚时放幻灯片的时候穿越了。。。

    亲爱的你还在写文实在是太好了T T
    博主 对 C 的回复: 2008-04-14 17:03:56
    公鸡是谁>o
    嗯,最后是幻灯片上突然出现DV男的脸,穿着结婚礼服的画师站起来说哈里波特呛死,走进幻灯片与DV男一同消失在空气中……爆。
    我现在只会玩翻拍和COSPLAY……T T
  • 那个...我突然有了种世俗的忧伤..."在东京想吃什么都行".这话非常之动人,爆

    那个裤衩也非常形象..某人的彩虹小裤衩

    以杂志开始以布丁结束,非常好.再次热烈鼓掌><
    博主 对 大甜O 的回复: 2008-04-13 21:26:09
    T T还有以怀孕开始以怀孕结束……
  • T T 喷的我都落泪了。
    这明明是《一套西装引发的家暴案》
    博主 对 月某人 的回复: 2008-04-13 21:26:38
    = =这其实是个GL利用BL战胜BG的故事……
  • 还没看完..先做个记号..我只是看见第一段就想起斯MM那张少女的脸瞬间穿越到正太006 太喜剧效果了 更何况正太006还在收ERO书籍 斯MM剧中那爹也还是个艺术小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