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4-05

    BL版的罗生门 - [Flowers in the Mirror]

    樵夫的供词

    是呀,发现那具尸体的,正是小的。尸身穿一件浅蓝绸子褂,仰天躺在地上。虽然只挨了一刀,却正扎在心口上。没看见刀子,只有旁边杉树根上,留下一条绳子,还有一把梳子。旁边有片地里的荒草和竹叶给踩得乱七八糟,看来准是狠斗了一场。

    行脚僧的供词

    贫僧曾经遇见死者。昨天晌午看见他和一个骑桃花马的女子同去关山。女子遮着面纱,所以贫僧不曾看见她的容貌。那男子佩着刀,还带着弓箭。当时只是匆匆一瞥,做梦也想不到,那男子会如此结局。可谓人生如朝露电光……

    捕快的供词

    小人抓到的正是那著名大盗多襄丸。抓到之时,佩着这把大刀,还带着弓箭。那桃花马将他摔下来,是他报应。弓箭想必是被害人的无疑了。这个多襄丸在京畿一带的强盗中,最为好色。前段时间一对进香的母女被害,正是他所为。那骑马的女子,大概被他弄到哪里去了吧……

    老妪的供词

    死者正是小女丈夫,名金泽武弘,性情温和,不可能惹祸的。小女闺名真砂,年方十九,倒是刚强不亚于男子。没想到竟出了这样的事。女婿死了认倒霉,可小女究竟怎样了……那强盗实在可恨……(泣不成声)

    强盗的供词

    那男人是我杀的。女人我可没杀。咱家既然落到这步,好汉做事好汉当,决不隐瞒。
    我是昨天过午遇见那小两口的。那女人蒙着面纱,我可没瞧见相貌。我是对那男人动了心。平生对许多女子下过手,却突然想要尝尝那男人的滋味。顿时打定主意,老子不择手段也要弄到手不可。那柔弱的女人,老子压根没放在心上。
    要把那男人弄到手,我用的是大刀,你们用权用钱就办得到。要讲罪孽,到底谁更坏?你们还是我?鬼才知道。(笑)
    在山道上没法动手,我就想法把那小两口诱进山中。我跟他们搭上话,瞎编了一通,说我发现了一堆宝藏,埋在对面竹林之中。若有人要,打算便宜出手。那男人动了心,便和女人跟我上山了。
    到了竹林前,我说宝物就埋在里面。女人起了疑心,不肯进去,说就在这儿等。这正中咱家下怀。于是让那女人留下,我和她男人一起钻进了林子。
    林子进去十多丈地,是一片稀疏的杉树林。我骗他说宝物就埋在杉树下面,趁他赶过去时,一下把他摔倒在地。他的力气蛮大,可着了我的道儿也没辙。我当即把他绑在杉树根上,终于称心如意,不须太大力气,就将这男人弄到了手。
    我沉浸于心愿得偿的喜悦中,却看见那小娘儿从竹林中过来了。想必是她终究不放心,跟了过来。一看见她丈夫的情形,就发疯般地举着匕首朝我扑了过来。不过老子连刀都不拔,就将她的匕首打落在地。
    正想溜之大吉,不料那女人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抱住了我,说,你侮辱了我的丈夫,等他脱身,一定会不择手段向你复仇。不是你死,就是他死,你们俩总得死一个。而且我也不能再跟一个被污辱过的男人,所以你索性在这里把他杀了吧……
    你们必定以为我很残忍,因此就将他给杀了。那是因为你们没看到那男人当时的脸庞。尽管显得无比羞耻,眼神却如火烧火燎一般。我盯着他的眸子,心中升起杀人般的兴奋,想,就算天打雷劈,也不能让他属于别人。那时我心里只有这个念头,而非你们想的那种淫邪色欲。如果仅是色欲,我早就逃之夭夭了。
    主意已定,我轻蔑的一脚踢倒那女人,对那男人说:看吧!这样的女人,你还要她吗?不如从了我吧。就解开他的绑绳。没想到他一脱身就挥刀朝我扑过来。我只有与他决斗,到第二十三回合,一刀捅进他的胸膛。仅为这点,我对他还十分佩服。不愧是我看上的男人啊!(快活的微笑)
    他一倒下,我提着鲜血淋漓的大刀四下一看,发现女人早在不知何时溜走了。
    我的心愿已偿,并且亲手杀掉了他,于是再无留恋。后来的事,也就不必多说了。只是我本想将他的刀箭留下作为留念,但慌张之中却把他的刀丢掉了。尽管处我极刑好啦!(昂然)

    女人的供词

    那强盗侮辱过了我的丈夫,又打落了我的匕首,瞧着我那被捆在一旁的丈夫,又是讥讽又是嘲笑。我想要跑到丈夫身边去,却被强盗踢倒在地。就在那一刹那,我看见丈夫的眼里,闪着无法形容的光芒。他嘴里说不出话,但心思却在那光芒里表露了出来。对我这拼命去救他的妻子,他连看都不看一眼,却对那样的男人,不知羞耻地尚有留恋呢。我不由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醒来之时,强盗已不知去向。我抬起身子,凝目看着丈夫的面孔。他的眼神依然没有改变,看着我的时候,又是轻蔑又是憎恶。我又羞愧,又悲哀,又气愤,晃晃悠悠地站起来走到丈夫身边。
    “官人!身为武士受到如此的侮辱,还是死了干净。倘若你没有自杀的勇气,就让为妻亲手把你给杀了吧!我也会随你而去的。”
    丈夫嘴里塞满落叶,只动了动嘴唇。我一看便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对我依然不胜轻蔑,只说了一句:杀吧!我懵懵懂懂,举起刀对准他的胸口扎了下去。
    然后我又晕了过去。醒来时,身边只有丈夫早已断气的尸首。我忍泣吞声解开他的绳子。接下来要怎么样呢?无论是拿匕首抹脖子,还是投湖,我都没有死成。之后失魂落魄地游荡了数日。我这个亲手杀死丈夫的女人,连观音都不肯收留的。我该怎么办才好啊……(痛哭)

    鬼魂的供词

    强盗侮辱了我之后,被妻子看见了。妻子如痴如呆地站在那里,看着满不在乎的强盗,和被绑在树根上的我。正在强盗要走的时候,她猛一变脸,发狂般地对强盗喊:“杀掉他!让他活着,你就会死!”强盗一声不响地望着她,没说杀也没说不杀。就在这片刻,他把妻子踢倒在落叶上,抱着胳膊,镇静地望着我,对我说:“看见了吧,这女人的面目就是如此。你还对她有爱慕之情吗?”我一声也不响。强盗说:“你打算怎么办?杀了她还是放了她?”就凭这句话,我已愿饶恕强盗的罪孽(沉默)。
    我在游移之际,妻子大叫一声,逃进了竹林深处。我做梦般地望着这一场景。
    强盗没有去追,拿起砍刀,割断了我的绳子,说:“那么,愿意跟从我吗?”我沉默不语。于是强盗说:“你是武士之身,看来也不会和强盗一起。但是今天和你如此一场,非常痛快。此后,无论你是要取我的首级还是怎样,我都等你来。”然后拿起我的刀箭就走了,随后林中看不见了他的身影。
    四周一片沉寂,似有一阵呜咽之声。我一边松开绳子一边谛听。原来呜咽的,竟是我自己呀……
    我疲惫不堪,好不容易才站起身来,妻子掉下的匕首,正闪闪发亮。我捡起来,一刀刺进了胸膛。嘴里涌进一股血腥味,却没有一丝痛苦。四周暗淡了下来,我倒在地上,沉寂逐渐将我包围。
    这时,有人悄悄走近我的身边。一只看不见的手,拔去了我胸口的匕首。从此,我永远沉沦在黑暗的幽冥之中了……

    ——END——

    ※※※※※※※※※※※※※※※

    潘神的迷宫。

    这张碟我买了差不多一年了,会翻出来看当然是因为最近某人在写同名文的缘故。话说之前我被某位大人的影评给误导了,一直以为这片儿是美丽人生那型的,用美丽的童真世界反衬现实的残酷或者相反……结果看了以后才发现,真不是一般两般的暗黑。

    而且比起因为荒谬感而莫名的有点游戏色彩的游击队打法西斯的现实生活来,童话那条线才是真正的暗黑——小女孩看到的潘神世界,其实不过是残酷现实的魔幻化重写,这点让人真有点不寒而栗。

    就如电影中的葬礼词里提到,所谓神实在是个随心所欲的存在。公主要回到地下王国,首先要接受恐怖的试炼,一旦违背规则就将被永久驱逐。从头到尾没有任何爱和梦,只有规则执行和道德审判,这种感觉和现实其实并无不同。潘神的迷宫并不是童话,而是血腥残忍的寓言。——就像旧约的上帝,无缘无故地就给你找麻烦过来,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甚至不让你问一句为什么——话说如果这就是父亲对待走失的女儿的态度,我要是那女儿宁可不回去永久滞留现世。

    因此最后因为拒绝交出弟弟而使自己成为祭品,也变得既不神圣也不纯洁,而是充满了一种悲惨的讽刺意味。老实说如果没有这件事小姑娘还不至于领便当呢……继父虽然残忍却不是以杀戮为乐的恶魔,他只是在不停地排除违背他规则的人而已,这点和潘神也没什么不一样。如果小姑娘没带走孩子,她就一直会呆在仓库里,直到被游击队救了,带到外面的世界,过着虽然没什么梦想不过也在平平坦坦往下走的生活。相比那个“回到地下”的结局,你没法说是更好或者更不好。

    而如果从另一层阐释来看,这个地下王国是小女孩幻想的世界……那就更可怕了。她梦想的不是纯真明亮的无邪天国,而是一个和现实一样有着残酷游戏规则,任何人无力反抗的地下迷宫……孩子你那小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呀。为了逃避被暗黑的现实统治的宿命,给自己建造了一个虚幻世界,但其实只不过把自己放到了一个可以从被统治转移到统治的位置上,给予了自己“遵守规则就能改变命运”的信念。做下了这样的假设,只要遵守了规则就能得到幸福,却又在动摇不安之中,自己把它给打破……最后这样的妄想达到顶峰,所以带走了襁褓中的弟弟——从这个角度看,献祭是她内心那绝望的幻想导致的最疯狂的举动——然后又因为理智和良知而放弃。在最后的幻想中,她拯救了自己几乎疯狂的内心,给予了濒死的自己心灵的安宁,在梦里回到了自己想要的世界……不,这不是在冰冷现实中开放出的绮丽花朵,这只是在残酷的暗夜里找不到回家路的一个熄灭的小灯笼。

    ……可是,所谓幸福那种东西,不也只是心的满足吗……于是,从正面的意义上,她的确赢得了一个世界?

    想来导演也没特意往童话里拍,就算童话那也是个穿烧红的铁靴跳舞的格林童话。如豆瓣所说,梦境和现实的结合不能算流畅完美,像吃葡萄之类的地方也有点刻意。所以这片儿大致在构思上的好处大过片子本身……以及我推荐那个革命的过度阐释版,虽然很扯,但某些时候,正儿八经的政治化解读,可以消解片子本身带来的不适感(囧)。

    不过某人那个文我很萌==。话说不知为何我觉得最近这两篇在猥琐精分教的美学上又上升了一个境界,看得我小心儿扑腾扑腾的跳。于是我指望胡桃和潘神能至少平掉一个……但催文要付出代价所以我不会催的= =。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话说,我觉得格瓦拉是挺loli心的,哈哈哈
    那个bl竹林中,恩,不是你想歪,是森雅之太容易让人想歪,嘿嘿。回头你去找老黑的《白痴》看,当三船敏郎和森雅之在一起,那可是连原节子都成了炮灰女啊~~~~
    博主 对 melisande 的回复: 2009-04-08 01:02:04
    我当年文艺loli的时代曾经想把老黑的片子全看一遍,到了现在也没看完==
    其实我觉得陀大爷的白痴原作就很基情四射呀:P
  • 地下世界也好,幻想的世界也好,总之,我觉得潘神的世界比真实的生活还要恐怖……同意姑娘那句,宁可倾向过度政治化和符号化的解读,那么至少能缓解这个设定本身带来的不适感。
    我居然是在两年前的大年夜看的这片子,那叫一个糟心阿!
    博主 对 melisande 的回复: 2009-04-06 23:46:50
    摸摸~~那是挺郁闷的,爆。
    这分明是恐怖片呀……于是我也接受了萝莉是切格瓦拉的解释……
  • 在下今天刚看了《这个男人来自地球》,往豆瓣上加的时候看到旁边想看一栏里有姑娘的名字,想着……真是巧哪+ +
    于是冒头来吐血推荐这片,评论里有人说其装13,然作为一个历史专业的学生,我得说这片子真是非常之精妙且睿智TAT(且发生在密闭空间却酝酿出一整个故事实在是很萌很强大><)

    不过话说回来姑娘都想看了其实也就用不着我在这激动废话了= =+
    姑娘见谅、见谅哈|||
    博主 对 holic 的回复: 2009-04-05 23:02:38
    嗯,我只是腾不出硬盘空间了555……
  • 能被yy的也都已经yy的差不多,如果远去的大爷们听到一句:`无非BG BL和GL,是人间多少故事`估计死也不会瞑目吧。但是在萌来萌去的大家眼里,这些故事已经自称一个世界了。
    博主 对 电影不过100年 的回复: 2009-04-05 20:26:45
    当年大家都以为世上的故事不过是男人和女人之间,如今已经扩展眼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