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5-09

    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 - [Flowers in the Mirror]

    在八卦信长大人前,我一定要把这张贴一贴。

    绿帽子信纲君在有机会对他的绿帽子表示不满前,就非常冤地领了便当。深知小7兼续和阿船那一腿的北村景胜,宽宏大量地表示“啊啊啊没什么你娶她吧我知道你需要一个名分”——

    ——不过就算娶了她你们也是工作关系!-V-

    与世上所有或装腔作势或迫于无奈要硬着头皮让小受娶媳妇的小攻共勉。

    * * *

    在景胜同学内心波澜万丈地履行大房责任的时候……

    ……则在忙着搞完他人生未竞的后宫。

    如大家所知,建国三成在还没剃成大马路的时候,是一个相当顺眼的小正太。于是信长大人对他说……

    并且像何铁手蓝凤凰之类泼辣坦白未受礼教毒害的苗疆少女——呃,少年一样,直接地提出了……

    面对这种表白的建国三成,他说的不是“我不爱你”……

    他说的是“恨不相逢未嫁时”!!= =

    信长:呃,原来你是个深受封建礼教毒害的小烈女……

    ……既然如此我将就一下背负骂名,对外面就说是我强X了你不是你我和X……

    建国三成:话是这么说,但是和您的广大后宫去抢那广施博洒的明月光(囧),还不如老实做猴子先生胸口的朱砂痣……

    此话勾起了信长大人的旧伤,导致他扭曲地笑了一下。胸口那颗朱砂痣,至今仍在隐隐作痛……

    所以他对丰臣猴子说,这年头贫贱夫妻白头到老的不多,你一定不要辜负这份感情!

    于是,领悟到家有美妻不安全的猴子,既然不能毁三成的容,只好粗服乱头掩国色,一条马路致太平……

    (不过事实告诉我们,从来没有不想出轨的男人,只有没机会出轨的男人……后来丰臣猴子阔了,也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地学他主子强抢民女那一套,建国也只好念念“闻君有两意,莫怪我爬墙”了= =)

    不过在MY LORD面前说的还是场面话,下来宠X同好会自然有别的交流。

    话说甜心兰丸初音和建国三成放一块居然相当姐妹淘的河蟹。

    建国说,我听说拥有广大后宫的男人,必定要有担当得起这后宫的胸围……哦不,胸襟。

    我只是想看看——

    (话说回来,吉川桑在DB宣称过,他的胸围有120哦哦哦~)

    而其实,他也默默地应许过,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等到你取得天下的那天——

    ——你也就取得了我。

    然而……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T T(信长大人您算美人,真的……)

     光秀的心声:只要您接受,我也可以跟您举案齐眉!

    很文艺很女王的信长公回答:你的告白来得太迟了……

    于是德川乌龟去说服光秀:你作成他殉情的心愿吧!然后我就娶你!(当然我们都知道不管是乌龟食言,还是光秀殉情,最后还是那啥了……)

    说起来十八集开始,片头信长大人出名字的背景图变了。搞得我颇有种雕栏玉砌已随朱颜改的悲从中来心情……

    下集预告。甜心你居然留到了最后还顺便杀了两刀!你到底是阿浓还是兰丸。。。

    不过俗话说(哪来的俗话),千军万马尚可阻拦,殉情之心无人可挡= =

    信长大人这个侧脸真萌><

    倾尽天下有句歌词我很喜欢,覆了天下也罢,始终不过一场繁华。

    活着的时候,他心心念念隔壁高岭之花处男(喂),却始终没能搞到手。

    于是上穷碧落下黄泉,天上人间再相见……==

    (不过,如果再按“信长公和他身边的男人们”这条路Y下去,我觉得我终有一天,会把51歪成丰臣猴子……)

    牙晓:北都……你来了……(喂!)

    信长大人说:

    我的意中人是个盖世英雄,有一天他会穿着金盔金甲脚踏七色彩云来与我相会。我猜到了前头,却没有猜到结局……

    ……我被虐到了><

     

    分享到:

    评论

  • 那么野花三成同学即使扶正 也不过是成为一朵毫无用处的家花……而已?
    信长大人与神的距离,在于无法让逝者返生
    博主 对 酱油 的回复: 2009-05-14 23:34:31
    所以三成的选择是正确的,至少他后来通吃了杏花和茶茶==。



    后面一句很够虐……
  • 恩。。。这世上有种悲剧叫得到- -
  • 坐等你把51歪成猴子的那天。。。
    话说你那句家花野花高岭花,莫不是彩旗飘飘红旗不倒- -
    博主 对 melisande 的回复: 2009-05-11 10:55:09
    我其实是想说,光秀SAMA,您这种就是高岭花变成家花结果身价大降的典型……
  • “我就是天”——看得我飘泪了
    可惜这男人死前早就忘了曾经要給他改名的三成,只记得那个念叨一声的上杉谦信……
    博主 对 花苞 的回复: 2009-05-10 15:16:16
    所以我们信长大人花心归花心,家花野花高岭花还是分得清的……
  • 想数年后,三成倚着白粉光溜的墙壁细细默过,腕子上的疤淡了乱添了滴血在胸口,当日若是答应那人又会怎么样,外面猴子蹲在地上高声对他喊着看上了你家小姐妹,若那人还活着会不会替他出口恶气,算了算了,说什么红叶落地护根,成了土谁又知道是埋了上家的猫还是哪家的鸟,何况血这样的东西洗洗还是能掉的……(《小天地》第三八章)
    博主 对 花苞 的回复: 2009-05-10 02:38:07
    唔,换我的版本就是这样:



    很多年后,三成又遇见了初音。

    “你想过吗?”她似笑非笑地说,“那个时候你如果答应他,本能寺之变就不会发生了。”

    他没有回答。外间过于吵闹,秀吉正在举办庆贺,为茶茶再次生下他的继承人而欣喜若狂。

    “从我跟随他起,只有那段时间,他突然变得很温柔。”她捻着衣带悠悠地说。他记得她以前喜欢穿一些华丽和古怪的衣服,犹如那个人所喜欢的,来自陌生异国的红葡萄酒一般。但是现在的她,却已经如同所有普通的女人一样,不适合那样的款式了。

    “你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为了和我说这句话?”他看着她渐起皱纹的眼角,不无嘲讽地问,“这是女人的嫉妒吗?”

    她抑制不住地吃吃笑了起来。“这是男人的后悔吗?”

    秀吉一定是喝醉了,他想。他听见秀吉喊着茶茶的名字,开始说一些下流的笑话。

    “我也只是随便说说。宿命怎么会因为那么一点事而改变呢?”她的笑容消失,手里的酒碗晃动一下,酒洒在了地上。

    “天意难违。”

    他一言不发地看着她良久,嘴角慢慢牵起笑意。“是啊。”

    “我就是天。”在那个时候,面对以天意为理由的拒绝,那个人曾经这么回答他。